hn3a0超棒的都市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第二百七十六章傷口看書-13o04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秦北穆低头,轻轻的吻在了南意棠的额头上,和她的手交握着,两个人纠缠在一起,南意棠是害怕的,她被噩梦缠绕着,同样也是她自己内心的心魔。
孩子给她带来的痛,是南意棠这辈子都治愈不了的伤口了。
南意棠觉得这样的痛已经郁结在了她的心里,她找不到一个发泄口,她没有办法跟其他人说,每次她说的时候,都会发现秦北穆低垂的眸子里,也掩藏着和她一样的悲伤的情绪。
浮塵
是的,秦北穆也一样是痛苦的,一点都不比她少。
所以,渐渐的,南意棠也不再说了。
她病了,虽然还是正常的吃饭,生活,秦北穆带她回家,她也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变得很沉默,什么话都不愿意说。
“棠棠?对不起,对不起。”安知意来的时候,抓着她的手,满脸都是歉意,一直在跟她道歉,几乎是不停的在说,“对不起,棠棠,我没有看好你的孩子。”
孩子丢了,安知意急坏了,那是南意棠委托给她的那么重要的事情,可是她却把孩子给弄丢了,这让她如何去交代,孩子没有音讯的每一天,安知意都饱受煎熬。
我叫你一声千万别答应 我自东土大唐来
秦北穆带着南意棠回来之后,安知意才从秦越那里得了消息,孩子死了。
那么可爱的一个孩子,一个小小的生命,就这样没了!安知意尚且觉得半天缓不过神来,如此的悲痛,更何况南意棠是孩子的母亲。
南意棠在秦北穆的怀里慢慢的抬起头,她现在对于外界的很多事情,反应都很迟钝似的,这么看着安知意,听着她说对不起。
反穿之贵妃驾到娱乐圈
她的心里,有些百感交集,孩子出事之后,秦北穆在跟她道歉,现在安知意也跑来和她道歉了,只有罪魁祸首,不曾在她的面前说上半句。
“棠棠,对不起。”
安知意看着南意棠全然没有生气的样子,心里越发的觉得愧疚而又悲痛。
“棠棠。”
“别哭。”南意棠伸出手,给安知意擦着眼泪,“我不怪你,那些人有心盯着我的孩子,原本就防不胜防。我把孩子委托给你,只是因为我自己没有办法守着他。如今孩子出事,我又怎么能怪你呢?”
“可是,我辜负了你的信任,要是我小心点,孩子或许根本就不会被人给带走。”
“都过去了。你们都不要再跟我道歉了,也都不要难过了。”
南意棠没什么力气,只能勉强的勾起唇角的一抹笑意,“好好的,你依然是我最好的朋友。”
安知意心里愧疚,又为南意棠觉得难过,抱着她哭。
南意棠是很觉得悲伤的,她想哭,但是过了半天,一滴眼泪也哭不出来,只能这么垂着眸子,有些木然的看着前方。
来看望的南意棠的人,都能够在和她交谈的时候发现南意棠的不同,她没有了生气,常常说着话就陷入了沉默当中,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只有在叫她的时候,南意棠似乎才会猛然回过神来。
安知意他们走了之后,南意棠没什么精神,秦北穆把送完客人,回来就发现南意棠趴在窗户边,看着外面发呆。
秦北越走过去之后,顺着南意棠的视线看向了外面,发现原来南意棠在看的,是外面草坪上的一个木马,那是原来孩子还在的时候,经常会玩的一个玩具。
秦北穆回来之前,因为担心南意棠会睹物思人,所以都让他们把所有小馒头的东西都收进了房间里锁着,尽量不让南意棠看到,然而,竟然有漏网之鱼?
南意棠看着木马发呆,秦北穆看着她失神的脸,心里也像是针扎一样难受,轻轻的将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你想吃点东西吗?我让厨房切了点水果,你来吃吧?”
武踏星河
南意棠摇了摇头,耷拉着脑袋,头靠在窗台上,看着外面目光渺远。
“那我喂你吃一点,好不好?”
秦北穆夹了一点水果,送到了南意棠的唇边,她乖乖的张开嘴吃了,靠在秦北穆的怀里,始终沉默着,目光空洞。
“南陵今天送了报表过来,我替你看了,你要不要看一看?”
橫掃三國的東方鐵騎 我的傷心誰做主
“你看了没问题就行。”
南意棠现在,就算是对曾经视若珍宝的南家的产业都不感兴趣了。
“我手上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的,明天开始,南陵送过来的这些文件,我还让你的秘书发给你来处理好不好?你有些事情做,就不会总是这么难过了。”
秦北穆蹲在南意棠的面前,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柔声的和她说道。
被時光掩埋的愛情 墨盡綰
南意棠摇了摇头,“我看不进去,我什么都不想看。”
“棠棠。”
秦北穆有些无奈,可南意棠抬着头,那双忧伤的眼睛看着她的时候,他便又觉得说不出话来了。
“好,不想看也没关系,我养你一辈子。”
秦北穆偷偷的找过医生,南意棠以前原本就因为南家的事情打击太大而导致了抑郁症,后来吃了药控制,却一直都没有痊愈,只是症状减轻了而已。
如今,孩子的死,给南意棠带来的打击太大了,南意棠现在的状态,比之前的情况还要更严重一些。
她表面上很正常,好像没什么,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南意棠只是把所有的痛苦都压抑在了自己的心里面,这反而会导致这些悲伤的情绪发泄不出来,日积月累的,让南意棠的症状更加严重。
秦北穆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陪着她,哪怕是工作,也是在南意棠的身边的。
万幸的是,秦北越在躺了那么久之后,终于醒过来了,他身上的伤痊愈的差不多了,就是脑袋上的确实严重,养了那么久才好转。
“棠棠,北越他醒过来了,终于有一个好消息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他?你也有好久都没有出门了。”
痞子混古代 阿真浅浅
亘古不朽
我是幻徒 我是筆下有神
秦北穆想跟南意棠说一些高兴的事情,让她渐渐的从悲伤中走出来。
我的世界為妳留住藍天 蘇景九
“好。”南意棠点头,“他现在还好吗?医生是怎么说的?他的伤要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