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nwf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洞螟 伏雨辰星-第七百二十二節 向雲間與陳抱一看書-i0qd1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才国,一处隐蔽的场所之内,有两人正坐在桌前商议着什么。
这两人的身份并不难猜,并且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在此地密会了。
当年,在才国尚未陷入动乱之前,他们二人也曾在此地商议过应对之策。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粉基地】,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没错,这两人正是耀罗宗和明霞派的掌舵之人。
身穿白袍之人乃是明霞派掌门陈抱一,而身穿黑衣饰以金色纹路的,正是耀罗宗宗主向云间。
一见面,向云间就略带歉意的开口说道: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忙着安排宗内事务。
是以,这密会之事也因此耽搁了两次。
若有怠慢,还请抱一兄多多见谅。”
陈抱一闻言,不以为意的笑着说道:
“无妨,我知向兄在为芳国之行做准备。
而这段时日,我明霞派同样为了此事忙的不可开交。
前番就算向兄你有时间,恐怕我也抽不出时间来此地密会。
也就是最近把事情都安排的差不多了,我这才得空前来此地。”
眼见陈抱一没有什么芥蒂,向云间不由得放下了心来。
才国四家顶尖势力,虽然因为心协镜而结盟。
但凡事皆有主次,真要说在此事当中占据主导地位的,那还要数耀罗宗和明霞派两家。
除了最先加入以外,两家在此事当中的投入,也不是八景宫和白龟窟可比的。
单只是在汲魂之地,建立一套以碎镜为基础的交易体系,就需要源源不断的大量投入。
不过,若真要在此事上让两家分个高下,耀罗宗还是要稍逊一筹的。
亿万纪元 十二节奏曲
毕竟,资源易得可关键性的技术,却是必不可少的。
明霞派利用符箓掌握了汲魂之地,以及里镜的出入权限。
如果明霞派撂挑子不干,耀罗宗就算投入再多也只能傻眼。
是以,向云间说话才会这样的客气。
“一晃百年匆匆而过,上次芳国之行我至今依旧记忆犹新。
哎,时间不由人呐。”陈抱一略带感慨的说道。
向云间闻言,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羡慕,其人开口接道:
“天渊秘境百年开启一次,有人在秘境之内一无所获,甚至为此丢掉性命。
超級無敵收荒匠 它山
而有人则赚得是盆满钵满,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抱一兄在此前的秘境当中受益匪浅。
我不求其他,此次芳国之行能有抱一兄之前的运道,我就知足了。”
陈抱一和明霞派的崛起非常传奇,三百年前陈抱一名不见经传,明霞派也只是一介普通小势力。
这家势力弱小到,所修流派都没人去关注。
而短短不过几百年的时间,陈抱一突然蹿红。
其人另辟蹊径,以符箓之道硬是将明霞派扶上了,才国顶尖势力的宝座。
这在当年的修真界,一度被人引为美谈。
无数修士以陈抱一为榜样,想要让自家势力成为下一个明霞派。
然而,自那以后再无才国势力。
能够像明霞派一般,直接飞上枝头变凤凰。
如今,通过向云间的话语可知。
陈抱一和明霞派的崛起并非偶然,而是天渊秘境间接所产生的结果。
陈抱听出了向云间语气当中的艳羡,其人的脸色一暗,略带伤感的说道:
“众人皆以为我是受益者,可谁又记得。
那次天渊秘境之行,明霞派只有我一人活着走了出来。
我师父以及众多同门,最终都埋骨在了天渊秘境之内,这代价实在是太大了一些。
我觉得与其将希望寄托在,危险重重的天渊秘境。
不如将精力放在心协镜上,才更加靠谱一些。”
向云天听完陈抱一的话,心中很不以为然。
在向云间看来,只要利益足够大,些许牺牲又算的了什么。
陈抱一嘴上说着无所谓,可每次天渊秘境都没见他们明霞派落下,典型的口不对心。
宠上顽劣妃
大唐仙帅传奇
当然,这些都只是向云间的腹诽而已。
其人没有在此事上与陈抱一争辩,而是顺着对方的话头问道:
“说起心协镜,只不知还要多久,我们才能将那器灵给摆平呢。
这样慢慢去消耗,未免太慢了一些。”
听了向云间的话,陈抱一却笑道:
“我知向兄你心急,而我又何尝不是呢。
只是,除了此法你我可还有其他手段。”
向云间知道陈抱一说的乃是实情,只见他一拍桌子,有些气闷的说道:
“若是早知道八景宫的镜道,对攻略心协镜全无帮助的话。
当年就不该让他们加入进来,坐享其成实在可气。”
此话一出,陈抱一的心中就有些不乐意了。
毕竟,当初就是他力主,拉八景宫入伙的。
只见,陈抱一意有所指的对向云间笑道:
“八景宫虽然有些负累,但是他们也并非一点忙都没有帮上。
那不灭镜装不就是,八景宫捣鼓出来的么。
这东西虽然无助于攻略心协镜,但是总也让身处镜世界当中的弟子安全不少。
再者说了,我们就算不提前邀请八景宫加入,他们后面也能通过别的方式加入进来。”
向云间心知,陈抱一指的是白龟窟加入之事。
相比于明霞派牵头领进来的八景宫,耀罗宗领进来的白龟窟,似乎更像是吃白饭的。
胭脂春秋
虽然白龟窟的加入有些情非得已,但向云间一时还是有些语塞。
就在此地气氛略显尴尬的时候,一封符传恰好在此时飞来。
向云间为了缓解尴尬,一把接过符传,并直接将之展开。
然而,在看过符传内容之后。
成神记
向云间猛然之间站了起来,连身后的椅子被撞倒都没有注意。
眼见向云间如此失态,陈抱一心知可能有大事发生。
其人连忙开口问道:
“向兄,可是出了什么事?”
向云间闻言没有说话,他一脸铁青的将符传递到了陈抱一的面前。
陈抱一疑惑的接过符传看了起来,看完之后,其人忍不住惊叫道:
“怎么可能,镜世界怎么可能会消失!”
向云间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冷静了下来。
其人对陈抱一说道:
“此事事关重大,若非证据确凿,门中弟子也不敢向我汇报这样的消息。
况且,进入镜世界的非我耀罗宗一家,想来抱一兄也会收到消息的。”
果然,向云间话音刚落,又一封符传飞到了这里。
陈抱一接住符传打开一看,其中内容基本与向云间那封没有多大区别。
如此一来,几乎已经证实了镜世界消失的消息。
二人虽然还不知道,镜世界消失的具体原因。
但是,定然是作为核心的心协镜出了问题,才会导致这一结果的。
两人不敢怠慢,分别之后连忙赶回了各自的宗门。
向云间返回宗门之后,马上就收到了心协镜也一同失踪的消息。
得知此事之后,向云间只觉得天仿佛塌下来了一般。
惊魂嗜血之夜 颜妖黎
心协镜如果没了,汲魂之地也定然维持不了多久。
介时,被困在汲魂之地当中的人,都会重新获得自由。
情死荒漠 肯·福萊特
如此一来,耀罗宗他们这么些年在汲魂之地的作为,就会完全暴露出来。
暴露一直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前提却是要将心协镜给握在手中。
如今,心协镜没捞到。
一旦暴露出此事,耀罗宗他们定然会在才国成为众矢之的。
而这一次,没有了心协镜这个共同的目标,四家势力也失去了合作的基石。
除此之外,历时百年的大规模投入,在此刻全部都打了水漂。
缘结不可解 郁酒不喝酒
最重要的是向云间作为老牌圆觉境修士,他的年纪也是最大的。
寿元将近,使得向云间对于心协镜也是最为渴求的。
在其人看来,心协镜可能就是他进阶圣胎境的关键。
正因为渴求,向云间才会在汲魂之地投入如此之大。
而这也是之前,其人不满心协镜攻略进度缓慢的主要原因。
只是,之前向云间还能等得起。
毕竟,有实体魂魄大量补充魂力,也能勉强维持不断缩短的寿元。
而今心协镜突然消失,失去了救命稻草的向云间。
仿佛看到了耀罗宗和他自己,正向着不可知的深渊不断滑落。
一瞬间,向云间如同发了狂的雄狮一般大声咆哮道:
“快去给我找!
心协镜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消失,谭天有符契在身也不可能背叛宗门,其人和其他四人应该是遇害了。
马上给我派人去查。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也要知道到底是谁做的。
一旦让我查到线索,不管是谁我都要他死!”
…………
就在向云间歇斯底里之时,师弋早就已经离开了才国。
别说师弋不知道向云间正在找自己,即便知道了,师弋也不会在意。
想要追查到师弋,那也是需要线索的。
师弋自问行事是比较小心的,有螟虫辅助师弋不可能留下血液之类的东西,以供敌人找到自己。
不仅是自己的,师弋在离开之时甚至把谭天等人的尸体和痕迹,一并带走抹除了。
更何况,镜世界作为事发地点,已经在心协镜离开后完全崩塌了。
所有线索基本上都被抹除了,耀罗宗等势力想要找到自己,哪里有这么容易。
有人或许会奇怪,当年赵家那效果其佳的丹韵,为何在大势力当中反而不见使用。
这并不是因为统御一国的大势力,连赵家这个落魄户都不如。
类似丹韵这样的手段,大势力也是能够做到的。
之所以不用,那是因为丹韵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
当年,师弋拿丹韵没有办法,被赵家追的东躲西藏。
主要原因只在于,当时师弋的修为实在是太低了。
丹韵之所以能够让五感强到极点的师弋,连中招的感觉都没有。
那是因为,丹韵根本就不是附在肉身之上的。
人死亡的一瞬间看起来很短,但这个时候往往会有记忆断片不断浮现,而这便是通常意义上的走马灯。
这个时候的识海,会进入异常活跃的状态。
不经意间就会造成,神识透体而出的现象。
由此引发的波动,很像是高阶修士所使用的神识冲击。
只不过,一般人的神识都不怎么强。
别说伤人了,他人连感觉都感觉不到。
而丹韵正是利用了这一点,以赵家子弟死之前的异种神识附着在敌人身上。
以此,来达到追踪敌人的目的。
当年但凡师弋有存神期的修为,都不至于面对丹韵如此被动。
换言之,赵家的丹韵也只能欺负一下,没有神识修为的入门修士。
在神识的世界里,只有强弱之分,其他一切都不好使。
这就意味着,只要神识能够略高一点,丹韵就不可能奏效。
在修真界神识强,基本就可以等同于修为高。
毕竟,除了存神、胎神这两个增加神识的阶段之外,其他手段是很稀少的。
而修为与实力基本上是正向关系,这就意味着用丹韵之类的手段,永远也无法追查到比死者强的凶手。
这么一看,丹韵完全就是一个鸡肋。
暗夜騎士 再見屠蘇
大势力根本不会考虑,去搞这没什么卵用的手段。
就现阶段而言,师弋根本就不担心会被追查到。
与其担心这些没影的事情,师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没错,师弋此时的首要任务,就是炼化掉体内的心协镜。
只有将心协镜彻底炼化,师弋才能说彻底掌握它。
曾经,师弋在拿到心协镜碎片的时候,还一度很担心其主人会来找自己的麻烦。
甚至,师弋还为此使用了一颗逆光珠来回溯时光。
现在想想,师弋就觉得肉疼。
自从在血神宗宗主那里知道真假秘境,以及那些圣胎境修士设置这类秘境的目的之后,师弋就彻底放下了心来。
即便师弋将心协镜据为己有,心协镜的主人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毕竟,一旦产生了联系,承负就会直接找到对方。
到底孰轻孰重,师弋相信那圣胎境修士掂量的比自己清楚。
不过,即便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师弋想要炼化心协镜,也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
毕竟,心协镜再怎么样,那也是一件圣胎境修士才能使用的心器。
而师弋的修为,不过只有胎神境而已。
就在这时,原本紧闭双目的师弋脸色变得,宛如金纸一般。
接着,师弋猛得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血水当中甚至混合了不少内脏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