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06b5优美都市小說 雲起瓦羅蘭笔趣-第935章 終嘗所願分享-9p5rr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
叮——!!!
邪皇霸寵:呆萌煉魂師
金铁交鸣之声荡开的刹那,道森背后的羽翼猛得一振激射出大量羽毛覆盖前方,异形怪虫酷似鲛人族的后背骤然一凸,涌现一对黑光闪耀的羽翼呈心型在脑袋上方,在一阵“叮叮当当”的脆响后挡下道森攻击。
“你还真是见样学样啊…怪物。”
眉头微皱的道森手臂骤然鼓起,以强悍无匹的力量将异形怪虫的前肢利刃抬开,然后就迎上对方有样学样鼓掌起来挥舞而来的另一个利刃——唰!
雲的抗 歐陽
翅膀随之后煽的道森向下躲开这致命一击,不等对方前肢收回便双手交叉胸前,再振翅膀向斜上方斩出一击十字刃,逼得异形怪虫振翅一个后跃消失不见。
唰…哗啦啦!
在确定短时间内无法击杀道森时,异形怪虫竟毫不犹豫的放弃目标,转向为鸟笼提供重要能量来源的彩色石柱,让因谨慎而慢上一拍的道森脸色迅速黑沉下去。
“我还真是被小看了啊…”
竖瞳锁定异形怪虫的道森振翅而去,两个同样有着翅膀、双刃,鲛人形态的“怪物”就这么围绕着白色鸟笼展开你追我赶的画面。
很清楚白色鸟笼强度的道森,每每出手不求杀敌伤人,只求让对方的进攻强度削弱,让异形怪虫无法用以点破面的形式去屠杀鸟笼内主持仪式的鲛人先祖,更别说是破坏最重要的彩色石柱了。
“嘶嘶…”
接二连三的失败、鲛人越发急促的祈祷声,鸟笼整体圣洁光晕越发明亮、流转不休现象让异形怪虫停下进攻,祂紫意盎然的冰冷眸子中,倒映出同样形态怪异的道森。
经过刚才的激烈交锋,让祂意识到必须先解决这个敌人,自己才有机会去破坏法阵——咚!
突然响起的心跳声,如同洪钟大吕在贴着耳边响起,震得道森恍惚片刻,等他醒过来时眼中画面却一成不变,那个狰狞可怖的异形怪虫还是一动不动,“小心后面!!!”拉露恩晚来一步提醒话音未落,周围的空间就凝滞起来让道森命运魔法失效,以至于他被袭来巨口轰然吞没!
又一次使用“金蝉脱壳”的异形怪虫,体型比刚才大了好几倍…吞下道森的祂眼中先是浮现出人性化的嘲讽,随后变为惊愕,最后演变成痛苦!
嘶嘶嘶嘶嘶嘶…!
突然疯狂扭动身躯,搅得周围海水波澜涌动的异形怪虫嘶吼着,凄厉异常,就仿佛遇见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让上方旁观的兄妹二人面面相觑。
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可怕的怪物为什么吞掉罗德后,就发疯了?
难道是罗德搞的鬼,刚才假装逃跑失败被吞也是他的安排?!
答案是肯定的,此时位于异形怪虫肚子里的道森。
准确点来说他处在一个异空间内,这里不仅有大量未孵化的虫卵,还有怪虫“消失”的身体,以及各种如虚空世界一样的蠕动墙壁、通路,看起来就像一个小型的虚空世界。
这异形怪物就是因为这个空间存在,才能忽大忽小的随意变化,玩儿金蝉脱壳的把戏。
当前,进入这空间的前提是在大量紫色“消化液”面前活下来,这种分解是触碰生物的瞬间就会发生,就像溶解一样,不存在什么咀嚼消化…这是虚空监视者特有的能力。
拥有虚灵分身,接受虚空记忆传承的道森对此很清楚,是以他才以身犯险的被吞下去,然后用事先准备,能够吸收消化液的封印盒解决了这个问题,并顺理成章进入对方“腹中”大搞破坏。
“嗯,这块肉看起来不错…”
手持双剑的道森“唰唰”两道切了上去,痛得外面的异形怪虫连翻带滚,驱使着异空间内窸窸窣窣涌来一群又一群的赤红虫群包围而来,大有不惜一切代价消灭他这“害虫”的打算。
“嗯,这么多虫可以做盘香酥烤蚕蛹…”
随手打了个响指的道森招来烈焰,赤红虫群如往常那样要吞噬这些能量,却在入口瞬间被极度凝缩的火焰吞没,反过来令自身变成养分助火焰节节攀升、蔓延!
来自安妮母亲的魔法印记,让道森在“火焰”的掌控上取得了质变,虽说不能如她那样轻易烧毁一条矿脉,还包括其中寄宿的虚空生物,但让虚空怪物无法吞噬火焰,继而引火烧身还是能做到的——轰咚、轰咚!
穿越原始社會做巫醫
就像是被推翻的多米诺骨牌,吞下火焰的虫群一个接一个爆炸开来,如一场盛大而绚烂的烟花。
顷刻间就蔓延开来化作火海,让承受这一切的异形怪虫再也忍不住灼烧、折磨,痉挛般的呕出无数火焰,以及混在其中完好无损的道森!
元神
原灵魂大陆 徐家暴走
我即是魔
“嘶嘶、嘶嘶…”
异形怪虫吐出的火焰迅速被无尽海水熄灭,祂用心有余悸的仇恨目光死死锁定道森,这个可恶的敌人嘴巴咧开,露出一个灿烂笑容,然后消失不见。
马上就察觉攻击来自上方的异形怪虫扬起脑袋,嘴巴想也不想的张开,就要用那卷起盘旋与口腔内的漆黑舌头刺穿去掉双刃,换上了一柄银色大斧的道森。
“2,1…咚!”
正好完成倒计时的道森嘴里发出声音,异形怪虫的肚子也随之隆起,轰得一声震的全身胀起成球,掩盖不住的黑烟从祂的嘴巴、耳朵,甚至是下面某些不可描述之地涌出。
噗嗤——!
借着他留在对方肚子内“大炸弹”的爆发,手持银色大斧的道森,手起斧落将其巨大脑袋一斩而下——嗡!
上方的拉露恩哪儿肯放弃这种好机会,将拼尽全力的“放逐”选择变成灭杀,令降下的皎白光柱笼罩异形怪虫,无论祂如何变换身形,或大或小都无法脱离开来!
“所有人,都得死…”
在剧烈挣扎一番无果后,鲛人族地内被禁锢住的卡莎,突然双眼冒出血红不停淌下,发出的声音也满是歇斯底里疯狂。
“不,死的只有你…蠢货。”
说完便再也不看其一眼的道森变回人类,于绝望中自爆开来的异形怪虫冲破皎白光柱封印,却又被下方鸟笼绽放出的白光吞没,没能伤到任何一个人,哪怕是近在咫尺的道森。
最后封印,第三阶段,完成。
最开始被禁锢住的虚空独眼,如指路灯塔般指引着从深渊而来的虚空世界不断涌入其中,在这个过程中白色鸟笼也逐渐扩大并缓慢下沉。
位于七彩石柱上的鲛人先祖们默默看着这一幕,晶莹剔透的眼泪随着鸟笼而下,就像下了一场流星雨,一滴一滴的洒在鸟笼上,滴入黑暗,荡起澄净水花、涟漪不断。
湖納寨 南瓜飄香
或许是并肩作战的同胞,或许是在门前依依不舍的妻子,或许是大家饱含期待希冀的泛黄回忆,没人知道他们究竟想了什么,也只有他们清楚为了这一天,他们付出了一切,等了很久很久,好在最后的最后——终尝所愿!
第四阶段,吸收。
不断膨胀的洁白鸟笼到了一定规模后不再变大,海柔尔轻轻一挥手,数以百计的彩色石柱便降落下方,以一定的间隔将鸟笼围住,就像栅栏一样用五彩斑斓的线条连接在一起,随海水荡漾不休,远远望去就像一只巨大的水母,满载生机与希望。
“呼…”
醉夢之邪戲紅塵 落愁麝香
到这一步终于松了口气的海柔尔一一扫过周围,鲛人先祖们一一颔首,对她所做的一切给予了最直接的肯定,但海柔尔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她知道已经到“曲终人散”的时候了。
用秘法强行延续至今的众多先祖灵魂,必须在吸收阶段,借助鸟笼内达到极致的净化力量才能往生,否则的话等待他们的就只有魂飞魄散,他们甚至连道别的时间都没有,因为很快就是第五阶段的转化。
在这个阶段,集合了所有封印法球力量的鸟笼会开始侵染虚空独眼,让作为源头的祂,将净化力量,沿着埋藏各处的封印法球扩散开来,从根源上消灭盘踞在深渊中的虚空世界,从而达到一劳永逸的结果。
只可惜,先祖们再也看不到了。
这一次没有眼泪化作的流星雨,收齐伤感的鲛人先祖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彼此用意念交流着,挥手致意对彼此道着永别。
有心想要说些什么,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又不知该从何说起,她有些徒劳的伸出手,想要挽留先祖们的离去。
“海柔尔老师,这时候微笑就好了。”
不忍她如此悲切的道森靠了过来,“抱歉…刚才怀疑你。”红眸颤抖的海柔尔终于找到话题,可她的目光却还是追着渐行渐远的祖先们,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个接一个消散在鸟笼散发出的圣洁光辉中…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回头,走得干净利落。
“前辈们,真是洒脱啊…”
这三年我到底经历了什么
同样看着这一幕的道森情不自禁地唏嘘道,设身处地的去想,换做是他根本不可能如此平静的接受死亡。
“是啊,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可值得留恋的了,上千年的等待…不管对谁来说都太漫长了。”
“要是真的没有留恋,他们又何必等待千年…你在好好看看他们的表情。”
“表情,再笑…笑的很开心?”
有些不太确定的海柔尔眉头舒缓了几分,“是啊…”见她终于注意到这一点,而不是单单望着先祖们的背影独自悲伤,点头的道森继续开解道:“他们不是毫无留恋,而是相信鲛人族的未来在你的引领下,必然繁荣兴旺。”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看文基地】,看书领现金红包!
“可我已经老了啊…”
摸着自己脸颊的海柔尔感受到光滑细嫩的触感,这才想到自己为了有足够的力量来使用仪式,已经在魔法仪式的影响下重获青春,顿时有些尴尬。
“我去看卡莎。”
假装没听见这句话的道森转身离去,望着他背影的海柔尔微微一笑,无声道了句“谢谢”,然后将目光转向下方,看着先祖们一一离去,直到鸟笼上方再也没有光芒绽放。
孤单、忐忑、寂寞再这一刻齐齐涌上心头,却阻止不了海柔尔脸上笑意更盛。
鲛人族的未来已经尽在咫尺,她现在所需要做的是牢牢抓住这个未来——嗡!
第五阶段,转化,开始。
被严密包裹的虚空独眼周围变得越发透明,祂疯狂的转动着,眨动着,膨胀着却无济于事,只能在鸟笼庞大的力量下由紫向白,一寸一寸最后竟变得如一轮皎月那般明亮。
“大势已定…”
收回目光的道森不在犹豫,带着因异形怪虫自爆而昏迷的卡莎离去,直接传送到秘传大殿的二层,本该在这里的贾克斯消失不见,外界乱糟糟的一片,到处都是哭声、喊叫,以及古怪气味。
将卡莎放平躺下后,道森来到窗口看了一眼,所有艾卡西亚人都来了,他们或是以家族成员为一组,或是以小队模式为一组,有条不紊的救治着从储备区域中救回的生命,杂乱的声音正是来自这些被救之人。
这些曾被虚空关在狭小空间内,还没从不断虚弱等死的绝望中醒过来,又或者是醒悟了过来,大声喊叫着宣泄心中恐慌情绪。
“我是不是应该去帮下忙…”
“咣当…”
“臭小子,人呢…你是怎么保护人的,你个蠢蛋,怎么能让姑娘被怪物伤到,还差点占据了她的意志,滚蛋!”
没等道森做出决定便推门而入的贾克斯,一开口就骂得道森狗血淋头,事先就交代过情况的他也不反抗,乖乖的站到一边等贾克斯查探昏迷不醒的卡莎。
“心跳稳定,气息没有太大变化,伤口已经愈合,第二肌肤…依旧有着不错的自我防御意能力…”
很快就做完检查的贾克斯沉吟片刻,转头看向道森:“身体上没有异常,但还不能掉以轻心…得等小姑娘醒过来,亲口问问她是否还和对方有联系。”
“老师,您是觉得那家伙…并没有死?”
皱起眉头的道森迎上老贾同志的瞪眼,他只能仔细回想一下刚才的战斗过程,然后给出确定的答案:“我觉得死了,那里有坐皎月的神庙,还有一个超大型魔法仪式在…那个虚空监视者,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假死脱身。”
“是吗。”
不置可否的贾克斯看了道森一眼,给出指示:“等卡莎醒过来,一问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