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ksa5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大聖人 起點-第1726章 準提聖人的猜測(求訂閱,加更)熱推-17s3x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这一瞬间,准提圣人的心里是很茫然不知所措的。
“他们那是什么表情?”
准提圣人很懵,也很难以置信,三清似乎……
比他准提想象中的还要古怪。
“不对。”
准提回过神来,暗道:“这里面一定有问题,而且是我不知道的事情。”
可能有自己遗漏的地方,只是还不知情罢了。
但他心里是挺疑惑不解的,难道这里面还有某些特殊的意味不成。
于是。
准提圣人心中活络起来,“三清突然间宣布和好,并非只是表面上的形式。
看起来,他们是真心的。
DNF无限元素师 漠息
当然,也有可能是三清的演技比较好。
不过……
既然他们都来到这凡间,从一座普通的凡间府邸走出来,想必与之有关。
我不如等他们离开后,再进去探查一番,或许能查探出点什么东西来。”
现在和三清闹掰的话,似乎也没有多少好处。
毕竟三清一体同休,一旦惹火他们,自己可能没有好果子吃。
三清一起出手的话,便是他与接引圣人一起应对,也难有胜算,更不要说人家还有一套诛仙剑阵,据说是非四圣不可破。
没了三清。
他们连四位圣人都凑不齐。
这样的结果何其可笑啊。
但这就是事实,无可厚非和争议的事实。
“准提,我们劝你不要有任何歪心思,也不要把你脑海中的想法付诸行动,否则你会死得很惨。”
通天冷冷地叮嘱起来,“此言,非是对你有什么想法,只是看在大家曾经是同门师兄弟的份上,对你最后的忠告罢了。”
准提圣人:“……”
他嘴角抽搐起来。
脸色一阵阵地难看不已。
心情更是不堪。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免费领!
他暗道:“难不成,我准提堂堂一尊圣人,这天地间还有我不能去的地方吗?
即便是有危险,我也不怕。
要知道,圣人可是不死不灭的存在,以众生为蝼蚁,坐看山河日月运行。”
因此。
准提圣人对通天教主的叮嘱,一点也没放在心上。
他估计那位自负的通天教主可能有别的目的,不想让他进那‘江府’一探究竟。
可是,你越是不让他进去,他就越是想进去。
内心也越发好奇。
这是肯定的。
三清虽然不知准提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还就这么‘碰巧’与他们撞上。
但除他们方才在门口所谈及的话外,其他的准提应该不知道。
否则也不会是这副模样。
明白始末后,三清心里都暗暗松一口气。
准提圣人不知道就好。
毕竟……
他们是要对鸿钧出手,若被准提知道了,鸿钧道祖说不定也知道了。
现在嘛。
一切都还在掌控中。
准提并不知情。
想明白这些事情后,原始天尊和通天教主都露出笑容来。
“大兄,二哥,咱们走吧。”
通天说道:“他准提乃是一尊圣人,即使我们也防不住他的决心。
倒不如,让他去吃吃苦头。”
“善。”
老子点点头。
而一旁的原始天尊也早就等焦急了。
他也道:“可,既然准提圣人这般傲然,如此不要面皮,也不要尊严,那就不管他了。”
说不定会被高人收拾。
准提圣人:“……”
闻言后。
他就更懵了。
当然,更让准提圣人郁闷的是,三清们都是当着他的面说的。
并没有刻意回避和刻意遮掩的意思。
那模样,一点也不怕他听到。
“三位师兄,你们在说什么呀?”
准提圣人好奇道:“莫非,这‘江府’内还有某些可怕的存在不成?
可我等作为圣人,高高在上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关于这里的事情。
你们可是发现什么了?”
虽然他内心疑惑不已。
很想知道缘由。
但三清就是不说,就是不道明白。
让他一阵抓痒痒起来。
着实很难受不已。
其实,他的内心是很怪异的。
也是很莫名的,三清说的事情他完全都不知道。
更不晓得这是怎么回事。
听道准提圣人的询问后,三清正准备离开,却神秘一笑,“准提,你就好好享受一番吧。
当然,如果你能抑制内心的好奇,可能还有性命。
如果你不能抑制内心的好奇,那最终的结果……”
可能不会太好。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
三清也觉得透露太多了。
若再继续说下去的话,保不齐高人就会生气了。
本质上,他们没有赶走准提圣人,就已经冒犯高人。
因为没有替高人解决麻烦。
不过,他们觉得高人应该会理解的。
毕竟准提圣人也是一位强者。
他们三清联手虽然能对付,但不能在这里对付,一旦准提不配合的话,这里的凡人就会死伤惨重。
还是暂且放过他准提吧。
“我们走。”
说完话后,三清瞬间就化作一道诡异的流光消失在原地。
等准提圣人回过神来后,才恍然地发现三清已经跑得没有踪影了。
再也没有任何影子存在。
这让准提圣人有些莫名起来,他颇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有必要跑这么快吗?
我准提也不是洪荒猛兽,你们怕什么?
还有你们那戏谑的小眼神又是几个意思,很想看我出丑吗?
还是觉得有人能击杀我这样的天道圣人?”
真是笑话啊。
莫非是脑子生锈了吧。
准提圣人并不认为三清所言是真的,也并不觉得有存在能打杀自己。
天道圣人,那可是不死不灭的存在。
怎么可能死呢。
“不过……”
准提圣人又换位想到,“能够让三清和好,能够让三清都有些忌惮的存在,只怕也不是普通之辈。
那么,对方一定是有其他想法了。
看起来,我的手段不一定有用。
但还是得去看一看,事关三清,也自然会关系到我西方教的发展和崛起。”
准提圣人的想法很简单,甭管有什么牛鬼蛇神,他都要进去一探究竟。
当然了。
除此外,他内心还是很怪异的。
三清在封神量劫之际,突然和好了。
肯定有某些阴谋与算计。
否则不会这样。
“毕竟,这封神量劫本来就是他们人、阐、截三教之间的内斗,算是一种清理,也算是一种淘汰制。”
准提圣人暗道:“事到这关键时刻,对方肯定是有想法的人,三清不会这么傻。
那么……
他们联合的目的,这封神量劫应该就不会顺其自然的进行下去了。
農門梟妃
如此做法,也不知紫霄宫中的老师鸿钧道祖又会有怎样的想法呢?
如果我能知道三清的想法,说不定就可以从中谋划些什么。”
准提圣人非常清楚,相对于东方的地大物博和人杰地灵来说,西方实在是太过贫瘠了。
没有多少灵脉,也没有多少灵宝,更没有多少跟脚雄厚的生灵。
边婚边爱:老公,正经点
想要将西方教发扬光大的话,似乎很有难度。
因此,他才会四处奔走,才会时不时就来东方打秋风。
哪怕作为圣人之尊,他展现出无赖的属性来,也毫不在意。
从这个层面上来说,准提圣人是很伟大的。
毕竟,他为教派的发展不顾一切了。
事实证明。
他的做法也得到验证,后来西方教改制为佛教,从此以后大兴。
蕩漾的梔子花香 莫澤蘇
力压东方的道门三教。
与佛教比起来,总是要差那么点意思。
三清内心很高兴,总算是把那准提圣人诓骗住了。
等他们回到昆仑山后,一个个都大声笑起来。
“二弟、三弟,这样做真的好吗?”
第八代北京人藍伯林 芮鳴山
老子倒是不苟言笑,他有些担忧,“如此做法,便算是借刀杀人了。
一旦高人知道的话……”
这时候,原始没有解释。
通天倒是解释起来,“大兄,你就不要担心了,既然我们在府邸外说那番话的时候高人都没有出言阻止,也没有生气的意思。
那就说明他默认了。
再则,一旦我们真和准提圣人起什么冲突,只怕那些凡人要遭殃。
三来,这次我们多寻找点稀罕的玩意儿,到时候再给高人赔个不是,想来高人应该会原谅我们的吧。”
“此言大善。”
闻言,原始天尊只觉得眼前一亮,“三弟,以前没看出来你还有这等本事,倒是稀奇啊。”
“嘿嘿,二哥你过奖了。”
通天继续分析道:“实际上,我认为即使准提进去了,高人可能也不会打杀他。”
他说出自己的猜测来,觉得准提不会死。
“为什么?”
太清老子和原始天尊都有些不解。
难道高人能眼睁睁看着他准提闹事不成?
彼银树泪冰殇
那怎么可能啊。
通天继续道:“其实问题很简单,在高人的眼里,我们和准提其实是一样的。
我们可以送些礼物给高人,他准提一样可以。
而且,进去后他也会被吓傻。
到时候面对现实时,他准提的无赖属性展现出来,一番马屁拍上,岂不比我们更具有优势?
更不要说,打杀一位圣人影响太大,说不定紫霄宫的道祖都会被引出来。
看高人隐居做凡人的态度,就知道他不想惹是生非,也不想招惹麻烦。
所以,准提应该不会有事。
如果准提注意点,说不定也能靠上高人这棵大树。”
“啊?”
老子和原始他们都没想到这一层次,通天居然想到了。
他们本以为通天在第一层,自己再第二层,或者是第三层。
但现在看起来,通天已经在第五层了。
和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
人家看得很远。
“三弟,如此说起来的话,我们岂不是帮助他准提了?”
原始有些不满,“一想到在不经意间帮了准提那混账家伙,我心里就不好受。
三弟啊,方才在高人府邸前的时候,你怎么也不提醒一句啊?”
通天摇摇头,突然很高深莫测地说道:“大兄,二哥,现在我们势单力薄,仅凭我们三人的力量怕是很难对付紫霄宫里的那位。
但……
如果我们把接引、准提,甚至把女娲也拉进来呢?
六圣之力,合击下,便是他也不会好受吧。
更何况,一切都得看高人的意思。
如果高人没有打杀准提,就说明准提他们有机会,也有资格被我们拉拢。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总好过单打独斗啊。”
老子、原始:“……”
这还是自己认识里的那个三弟通天教主吗?
他的脑子,似乎变得更加灵光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是错觉呢?
还是突然开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