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e2s非常不錯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067章 同樣的招,效果不一樣(上)推薦-75lkx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魔王狂妃
杨愔一下子傻掉了,那岂不是说他自己?
让他一个宰辅去给高浟打下手,高浟虽然是高氏皇族的一员,何德何能啊?
随着高氏皇族威信的下降,杨愔的心态也在变化。现在高浟这样高欢庶子出身的王爷,他已经不怎么放在眼里了。
“杨宰辅误会了,所谓眼前,并不是说的你。”
高伯逸笑着摆摆手道:“杨宰辅日理万机,邺城离开了杨宰辅,那可是玩不转的,你怎么能离开邺城呢。”
这话意味深长,似乎话里有话,但仔细想想,又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太多。
“高都督有话不妨直言,杨某也很想知道此人到底是谁。”
杨愔有些好奇了。如果说是自己跟高浟一路的话,恐怕高伯逸是想在邺城搞事情。但是,若是那个人不是自己……难得高伯逸真是一心为国?
要说高洋还在的时候,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但是现在高洋不在了,高伯逸不抢班夺权,他花费这些心思的功夫,多陪陪妻儿不好么?他不是妻妾成群么?
杨愔对于高伯逸神神秘秘的未知套路感到十分不解,还隐隐有些畏惧。
因为这意味着,一旦对方有所谋划,那么连他这个宰辅居然都看不透了!这有点吓人啊!
“朝廷中枢有位官员,才华横溢,自幼就是神童,名声远播。他精通文学、算术、医术、绘画、军略等等,为人豪爽。
先帝还在的时候,就十分欣赏他,让他侍奉左右。现在,他也在这个大殿之中。”
听高伯逸这样说,众大臣都面面相觑,因为他们都猜到高伯逸说的那个人是谁了。
“祖郎中何在,请出列。”
高伯逸高声喊了一句。
“微臣在!”
祖珽穿着贴身的绿色官服,从大殿门口的位置急速跑向高伯逸,那速度完全不像是他这种微胖的体型能实现的。
界王
看似昨日胜今朝
只能说这个消息太让人激动,以至于胖子听了都可以变成赛跑健将。
“我命你为淮南行台长史,总管后勤,这个你能胜任吧?”
高伯逸板着脸问道。
“请大都督放心,微臣一定竭尽全力,做到最好!”
祖珽几乎都要给高伯逸跪下喊爸爸了!等这一天等了好久啊!
祖珽自幼就是神童,别人做一件事能做到最好已经是难得,但是他几乎可以把每件事都做到最好,甚至勾搭良家妇女的本事,都是数一数二的。
几乎就没有他不会玩的东西。
除了做官。
他每次做官后就会作死,明目张胆的贪污,然后被赦免后乖巧一段时间,再次做官,然后再次作死。
这些事情,传遍邺城的大街小巷,轻浮的邺城人不但不以祖珽为耻,反而将他当成膜拜的偶像。
毕竟,贪污腐败被查到这么多次,每次都化险为夷,一点事情都没有,这种本事也不是一般人都有的。
太极殿内的大臣们,都用玩味的眼光看着祖珽,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
淮南重镇扬州,富庶之地。钱多,物资多,美女多!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祖珽,不仅贪财,而且好色,还喜欢浪。
把这种人丢在扬州,跟把硕鼠丢在粮仓有什么区别?
这一幕实在是太过于夸张,以至于他们都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
“那个……祖珽乃是太医,到行台去当长史,是不是不太合适?”
魂武至尊 唯我壹瘋
打人不打脸,杨愔总算没说让这个贪污犯去管后勤,会肥成什么样。但他的表情,已经出卖了自己。
从表情到神态,似乎就写着“这个碧莲不能相信”。
“嗯,那个,年少轻狂的时候谁都有嘛。祖珽年轻的时候,是有些……嗯,玩心重了点。不过他现在已经改邪归正啦。
有才华不用,是一种极大的浪费。祖珽的才华,正是用在淮南的时候。
至于他那些小毛病,大齐开发银行,会派一个审计小组,跟着祖珽帮他算账的,这也是减轻他的负担嘛。”
高伯逸看着祖珽,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这话说得祖珽一脸错愣,似乎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杨愔总觉得高浟加祖珽这个组合,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但仔细想想,之前淮南的那些刺史,一个个的比祖珽还要熊。
更不用跟“能吏”高浟比了。
高伯逸这一番安排,似乎……还真是公心?
“咳咳咳!”
幕帘后面的李祖娥轻咳了几声,稍微有点吵闹的太极殿,就瞬间安静了下来。
“杨宰辅。”
李祖娥轻声说道。
“微臣在。”
杨愔上前了一步。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祖珽若是做不好,再派人去淮南,不过是一纸调令的事情,对不对?”
这话可就说得有水平了,很显然,这不是李祖娥应该有的水准!
“微臣知错了,祖珽……才华是不缺的。”
杨愔也不得不承认,祖珽这个人很会来事。他当官的时候,总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把公务处理好,然后大部分时间都用来作奸犯科。
書情漫
换句话说,给他做的事情太少了,让他闲的有点无聊!
杨愔都这么说了,其他人自然也是无话可说。老是揪着别人过去的错误,去说他以后做不好什么事,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
等他到时候闹了笑话,你再笑,那都没有人会责怪你的。这个时代,对于有才无德的人,最是宽容不过。
祖珽不过是个真小人而已,他连勾搭良家妇女,都要大鸣大放的,这种人你指责他,有意思么?
这事情定了之后,其他的就好说了,一件件按程序走,高伯逸作为位高权重的京畿大都督,居然对于那些说不重要也有点重要的政务,不发表任何看法,就像是他来这里摸鱼一样。
散朝之后,杨愔坐在犊车里,一个人闭着眼睛思索,他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
高浟和祖珽这一对组合,怎么说呢,能力也有,祖珽人品不行,但是高浟的话,虽然是皇族,但却是个异类,名声很好。
大概,去了那边以后不会出什么乱子吧。
虽然是这样想,可总是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无法说服自己不去想这个看起来不是问题的问题。
豪門盛寵:老婆,我只疼妳!
“停车。”
杨愔忽然看到前面有一群乞丐,围着一个穿着锦袍的男子乞讨……而那个人的身形,看起来居然有点像是高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