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0rn1熱門都市言情 極夜玩家 起點-035 變化·末日景象·血殺閲讀-mheye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
新年一过,七大陆那份凝重的氛围又加剧了几分,机械化近乎覆盖了大半城市,所有主要编号城市都完成了第一轮的改造,接下来的工程主要是修补完善,以及边边角角的打造,还有就是地下城市的建设。
许多超级势力已经入驻这些新的机械化城市,适应着那里的环境,住下后他们意外发现这些城市的宜居程度比预期的高不少,虽然看上去如同一座座钢铁堡垒,但内里的环境却十分舒适,即便是无法见到天日的地下也有一轮轮人造太阳供给光和热。
除此之外,培训学院也在一期期紧张的学习与毕业中迎来了几波高潮,陆续有高阶玩家突破桎梏,进阶到了更高的层次,一下子给七大陆增加了许多7级与8级的玩家,这一部分玩家未来将是对付归来亡者们眷族的核心战力,也是各个超级势力悉心栽培的中坚力量,有的甚至直接就是势力主。
在一年前的大肆杀戮后,9级玩家的人数终于稳定下来,他们更加看重李想能帮助他们抵挡排斥反应这件事,至于家族延续和稳定,在末日将至的时期,不再是他们个人的重心。
剩下的9级们日夜游荡在星海,与那些沉眠或是已经苏醒的支配者们大战,灾厄们也是第一次碰到被人类大举进攻的情况,它们本身没有同盟关系,互相间还有斗争,一番激战下来,竟是让人类侵占了星海的不少地界。
当然,9级们也为此付出了惨重代价,战死在星海的就有十人,重伤的七八人,这些都是短时间无法填补的战力,不过顺利活下来的那些9级都获得了显著提升,在李想帮助解决了排斥反应后,通过同阶吞噬,好几人终于摸到了五王境,其中夜王更是顺利突破到五王境,算是填补了黑王离去后的空缺。
小世界中,神铃和黑王的研究陷入了瓶颈,李想偷偷将蜜梨还有索菲亚送到了那里,才终于建立起了新的玩家体系,他们开创了两个新的玩家职业——药剂师、锻造师,前者专精药剂制作,后者负责武器装备打造。
药剂本来算是魔法师的副业,不过专供这一项的魔法师极少,一般药剂几乎无法作用于玩家身体,只对魔术使用者和普通人有效,只有层次达到白莉莉那个境界,所制作的药剂才可能影响到玩家,如此鸡肋的产业自然没能发展起来,而武器装备一直是机械师的工作,在李想开发了新式机械武器后,机械师们打造的武器装备几乎能覆盖所有层面,因此不需要类似的职业。
他们三人共同研究出的这两个新职业要求低,只要觉醒一条魔术回路就能修行,解决了许多人无法修炼的难题,药剂师随着自身等级提高,制作的药剂效果也会越来越出色,完全能给玩家使用,且不像白莉莉制作的诡异糕点那样副作用极大,弥补了后勤问题;
锻造师可以与机械师进行配合,后者负责设计打造,前者使用宇宙粒子进行附魔,两者结合,威力近乎灾厄武器,原本灾厄武器只有李想和兰斯洛能制作,他们不可能整天打造灾厄武器,世间也不允许他们这么做,现在正好弥补了这个空缺。
另外一件大事,费钰景成功突破到了9级之上,并且生下了一个女儿。
这个孩子继承了她的所有,天生就是一名共食者,成长速度极快,短短一个月就和人类四五岁的小女孩差不多大了,她和母亲一样妖媚漂亮,性子很冷淡,也在星海四处猎杀灾厄。
不少9级为此感到无比迷惑,纷纷猜测孩子父亲的身份,理论上说,共食者无法诞下后裔,这也是它们成为这种特殊物种的代价,如果这种没有天敌的种族能源源不断的出现,那其他种族就没有出路了。
可现在,费钰景确确实实有了一个女儿。
他们对孩子的父亲有所猜测,但都不敢说出来。
轰隆!
这一天,星海上空如同灭世惊雷在响动,震耳欲聋,让无数灾厄与异种不敢露头。
一座空旷的岛屿上,一扇时空之门缓缓裂开,仿佛被人一刀斩碎,向外喷射着浓郁的灾厄气息。
大缝交织,混沌翻涌,浓郁如水的灾厄气息伴随着大量灾厄从时空裂隙里钻出,无比恐怖。
在那门中,站着一些冷漠的身影,与这里相距无数,十分遥远,却能让人清晰看到容貌和眼中的漠然,只是气息,就让底下的灾厄与异种震颤不止。
大旗猎猎,电光雷影,似乎有千军万马在里面准备奔涌而出。
不只是这里,许多岛屿上空都出现了类似的景象,好似末日降临。
这些身影给人的感觉很怪异,仿佛隔着亿万星空,隔着万古岁月,和七大陆不是一个时代。
宇宙星浪在时空之门里翻动,卷起滔天气息,震动世界,一波波席卷下来,冲击着下方的星海。
平日里总是风平浪静的星海居然开始波涛汹涌,被气息引动,有什么东西在酝酿,要出世。
“怎么回事?星海在躁动?”
一名历练的9级玩家抬头,正好看见一道时空之门里的纪元前废墟,莫名震撼,留下了终生难忘的记忆。
在废墟中,金属质地的断壁残垣悬浮而起,浩浩荡荡,逐渐拼接成一座座充满诡异味道的城市,在那里,天宇是灰黑的,铅云遮住了星空,血色闪电交织,撕裂漆黑苍穹,城市里逐渐走出一道道黑影,像是一支支军团,它们浑身沾染着黑血,神色漠然,凝视着下方的星海和七大陆。
另外的时空之门里还显现出一艘艘古代战船,站着同样沐浴黑血的战士们,朝着这里慢慢移动,只不过战船速度极慢,让人无法判断它们什么时候才能降临。
也许数百年,也许几十年,也许明天,也许下一秒。
冷漠眼神,冰冷甲胄,没有呼吸,却有着滔天的灾厄气息。
星海,无光岛屿。
两道娇小的身影撞击在一起,如同闪电般分分合合,刹那间就交手了无数次,速度之快,一般玩家都看不清她们的动作。
下方,李想和费钰景并肩而立,看着天空,关注着她们的战局。
“艾希的成长速度很快,不愧是继承了虚空女王全部血脉的孩子。”费钰景轻声赞叹,“她的年纪也不大,真令人羡慕。”
“她可是比影儿大了好几岁,看现在的情况,影儿要赢,真可怕,你平时到底是怎么教女儿的?”李想郁闷无比,他跟女儿承诺过,以后会亲自指导她修行,因此回到七大陆后便带着艾希来星海历练。
名叫影儿的小女孩就是他和费钰景的女儿,也是星海如今赫赫有名的小共食者,她的性格与其他兄弟姐妹截然不同,十分高冷内向,几乎不和别人说话,一直被费钰景带在身边。
知道在星海还有一个妹妹后,艾希缠着他带过来看看,李想无奈带着艾希来无光岛屿,费钰景便提议两个孩子对练提高。
天龙无名
一开始年纪更大的艾希有压倒性优势,她在虚空秘术上的天赋极高,对时空法则的敏感度令人惊叹,还没一岁的影儿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大,但实力差了不少。
艾希相当于一名3级玩家,影儿大概只有1级。
可短短一个月,影儿就渐渐成长起来了,这一战,艾希居然有落败的可能!
这种成长性太过夸张,不愧是天生的共食者,生来便是为了战斗,但李想不喜欢让她背上这种命运。
听出了李想语气里的不满,费钰景轻笑了下,悠然说道:“怎么,心疼女儿了?怕我和第一夫人一样吗?”
明知道她是说笑,但听到这句话,李想渐渐有了当年冬零王的复杂心情。
他深爱白莉莉,辜负了发妻,让第一夫人因爱生恨,一下子毁掉了三个女人,要不是鸣绪幸运的遇见自己,第一夫人也走出了心结,真难以想象这种悲剧延续下去会发生什么更可怕的事情。
复制体鸣绪一开始有些扭曲的性格也源自这里,自己是乱伦的产物,任谁都接受不了吧。
惊世降临:娇妃狂傲
不过他知道,费钰景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她和第一夫人不一样的地方就在这里。
无论是谁,她都想要超过,好胜心极强,不服输,不会自暴自弃的做这种事。
但就是这种性格,让李想很不放心她教育孩子。
鳳霸天下:狼皇警妃 紫蘇1
“好啦,安心吧,影儿这小家伙看起来谁都不亲不爱,其实可喜欢你了,每次你来,她都早早等在了岛屿口呢。”费钰景略带一丝醋意的笑了笑。
李想嘴角微微翘起,这就是血浓于水的感情么?他当然能感受到小家伙那不善言辞之下对自己的憧憬和喜欢。
眼看空中就要分出胜负,忽然间,天地一暗,突兀出现了一扇时空之门!
绑匪总裁:女人,你只是工具! 月缕凤旋
轰隆!
一杆冰冷的战矛从时空之门里戳出,险些刺中了艾莉,幸好影儿反应极快,一把抱住姐姐朝下方坠落。
“小心!”李想和费钰景几乎同时飞起,一同抱住了下落的两个孩子。
战矛同样沐浴着黑血,呈现赤红色,竟然从时空之门的约束中冲出,要挑开这片天地。
最后砰的一声,它还是被封印了回去,带着不甘和嘶吼,令人心悸的力量也从时空之门里涌回。
在时空之门被关闭的刹那,李想看清了战矛的主人。
相依時光
那是一道高达数百米的黑影,如同盖世魔王,俯瞰天下,气势如虹,要将眼前见到的一切都毁灭。
这道黑影战将透露出的气息十分诡异,和他们曾接触过的任何生命体都不同,也不是来自永恒之地,倒是有些接近古老神殿里被封印瓦罐内的生灵。
“9级之上的巅峰层次。”李想皱眉,感知到了对方的境界,对方同样睁开了原本紧闭的双眼,于混沌中渐渐变得明亮,同一时间锁定了李想和费钰景。
“看来最终浩劫要临近了。”费钰景收起了笑容,抱紧女儿,面对那磅礴到令她都有些心悸和畏惧的气息,她的身影一下子矮小了不少。
怀里的影儿更是强忍着恐惧,不让自己瑟瑟发抖。
而李想怀里的艾希已经眼泪滚滚,难以抑制内心的惊恐,她被那一矛吓坏了,要是被刺中,就算是她的肉身也绝对无法承受,会瞬间魂飞魄散。
那试探性的一击足以证明这些复活亡者的可怕,要是它没有受到时空之门的阻碍,也许李想都来不及救援女儿。
“来吧,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有多可怕。”李想直起身,傲然面对那个逐渐虚化的亡灵战将,对方彻底激怒了他。
惡毒女配大逆襲:邪魅大小姐 寒末
很快,星海各处都传来了类似的消息,不过像这尊亡灵战将般直接尝试出手的就它一个,其他都是隐匿在时空之门里,只露出容貌和气息,威慑七大陆的所有生灵。
一些9级们围聚在一起,商量对策,并且将消息传递到七大陆高层,释放危急信号,要求七大陆立刻进入戒严状态。
星海发生的异常景象没能瞒住,不知什么人泄露了风声,映画以最快的速度传遍七大陆,带来了巨大的恐慌。
即便只是影像,其中蕴含的污染之力也能让普通人惊恐万分,甚至发疯。
李想迅速返回七大陆去处理事情,空旷的无光岛屿又只剩下了费钰景和影儿。
影儿微微抬头,澄澈的双眼看向母亲,宛如瓷娃娃。
“这家伙真是的,这么多年了,性格一点都没变,真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的,你这么念着他。”费钰景又气又笑,揉了揉女儿的头发,看到她眼中一闪即逝的落寞,呢喃道,“唉,我又有什么资格说你呢,当初还不是一样被他迷得死去活来……”
现在也是一样……
这句话她没说,就这么目送李想远去,不再说话。
李想一回到七大陆,就收到了白莉莉的讯息,她已经找到了信息泄露源,是一名来自非陆的9级,心中始终存着侥幸心理,其实很不愿意看到邪首王庭、新极夜联盟和扑克牌俱乐部三足鼎立,他偷偷泄露影像,希望制造恐慌,然后趁机联合其他人逼宫。
可惜后续计划还没实施,他刚回七大陆就被白莉莉亲手杀掉,一拳轰成了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