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koir精品都市小說 步步爲途-第123章 慷慨陳詞熱推-0svwj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
冯耕生书记的家住在离乡政.府不算远的一处老小区里。
说是小区,其实也就是散散落落的一些居民房,大多数是自建的,一般以二层楼房居多。
青春蠻荒
在乡镇很多地方都是这样的,围绕在集镇周边老的住房还是早年自己修建的,大家就这么一排排的,高高低低的,也谈不上统一规划。
这样的小区,甚至都没有围墙,只比农村的村庄稍好一些。
何志远拎着东西,轻而易举来到了冯耕生的家门前。
冯耕生在乡里虽说是纪委书记,但是在老百姓的眼睛里也算是地方上的大员了,所以认识他的人也很多,问冯书记的家在哪里,自然就不费力气了。
抬手轻轻敲了两下门,里面就有人来打开了门。
“你是何乡长吧,耕生回来告诉我了,快请进吧。”
给何志远开门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女,长得很清爽干练,何志远猜想应该是冯耕生的夫人。
“你是嫂夫人吧?不好意思,今天来打搅你们了。”何志远客气的对冯耕生妻子说道。
“何乡长,你这说的是哪里话,什么打搅不打搅的,你能到我们家来,我们欢迎还来不及呢!”冯耕生的妻子笑着说道。
“乡长到了?”听到有人说话,冯耕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冯书记,我来打搅你们了。”何志远看到冯耕生说道。
古神天下
一边说着话,何志远一边就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看到何志远还带了东西来,冯耕生就说道:“何乡长,你来就来吧,还买什么东西,唉,真叫我怎么好意思。”
“冯书记,没有什么的,一点水果带来给老人的,另外随便带了两个凉菜,我们马上小喝几口。”何志远一笑说道。
“嘿,你看你,还带凉菜来,怕到我这没菜喝酒?”冯耕生笑着说道。
天庭戰歌
“何乡长,我是准备等你来一起去旁边的小饭店吃个便饭的,既然你带了凉菜,我就让你嫂子再炒两个热的,我们好好喝两杯吧!”
冯耕生也是个爽快人,做事情不会扭扭捏捏的,他看到何志远已经带来了凉菜就吩咐他妻子去再弄几个菜,准备就在家里吃饭了。
旗卷天下
“在家里吃饭好,自由自在的,不像在饭店,太吵了。”何志远说道。
修仙之寵物風暴 宇宙浪子168
今天何志远因为有事情要和冯耕生谈,是真的不想去饭店吃饭,到饭店吃饭谈起话来就不方便了。
昇道传
两人随便说着话,何志远也参观了一下冯耕生的家。
穿越為魔王的勇者
这是一个典型的小城镇居民住房,两层小楼,外加一个小院子,厨房在院子里的左边。
虽然整个房子比较古老了,但是家里很清爽,到处干干净净的,可见女主人还是非常能干的。
在何志远参观冯耕生家里的时候,冯耕生的妻子已经把凉菜装盘端上了桌。
“何乡长,凉菜已经放在桌上了,我们就先喝起来吧,你看怎么样?”冯耕生对何志远说道。
腹黑儿子拐娘亲 怜小瑜
“行,那我们就先喝起来。咦,怎么没有看到伯父伯母他们,让他们也一起来吃吧。”何志远对冯耕生说道。
“呵呵,他们老人每天吃饭吃得早,这不刚刚在你来之前就吃完,出去跳广场舞了。”冯耕生一脸的笑意,对何志远说道。
“哈哈……,好啊,老人锻炼锻炼对身体有好处,我们安河乡经济基础还不好,等以后经济好起来,要考虑给老百姓们建一个健身广场,让更多的人都有锻炼身体的地方。”何志远对冯耕生说道。
“呵呵,何乡长,我们喝酒!我们安河乡这种吃饭都困难的财政状况,不知猴年马月,才能为老百姓建健身广场啊。”冯耕生摇了摇头对何志远说道。
唐朝大宗師 暖陽傾城
“好的,冯书记,我今天是头一次到你家里来,首先要感谢冯书记邀请我来,这第一杯酒,我要敬你。”何志远端起酒杯对冯耕生说道。
“唉,何乡长,咱们能在一个单位工作那是缘分,到我家来走动一下有什么呢,你也太客气了,不需要的,真的。”冯耕生端起酒杯和何志远碰了一下说道。
请赠我一份爱情 囿盈
在两人喝着酒,闲聊着的时候,冯耕生的妻子很快就弄好了几个菜端上了桌,有炒鸡蛋、肉丝炒芹菜、炒三鲜、烧鱼、鸭血豆腐。
你别说,冯耕生的夫人还真是能干。
见菜都上了桌,何志远对冯耕生妻子说:“嫂子,真是辛苦你了,来一起喝两杯吧。”
“呵呵,不辛苦,何乡长,你们吃,我刚才已经先吃了。”冯耕生妻子笑嘻嘻的对何志远说道。
几杯酒下肚,冯耕生的话也开始多了起来。
“何乡长,我这个人就是个直性子,有什么话喜欢直来直去的,我想你今天找我不光是为了下棋吧。”冯耕生端着酒杯喝了一小口说道。
“好,我这个人也喜欢冯书记这种直来直去的性格,既然冯书记这样说了,我也就和冯书记你直来直去的说了。”何志远看着冯耕生说道。
“何乡长,你有话就直说!”冯耕生说道。
“冯书记,我到安河乡来工作还不久,虽然我不是安河本地的人,但是我看到安河现在的这种经济状况,我的心里很着急,但是我要想发展安河的经济,就一定会遇到不少的困难,因此我想得到你冯书记的支持。”何志远诚恳的对冯耕生说道。
听到何志远的话,冯耕生没有立即说话,沉默了好一会儿。
何志远也没有催促冯耕生,坐在一边默默的等着。
“何乡长,我刚才就说了,我这个人比较直,我心里想的,就是口中说的。如果我说得不能让你满意,也请你不要怪我。”冯耕生抬眼看向何志远,出声说。
“冯书记,你说,我们今天就说说真话,我也不想听那些虚伪的话。没有关系,你想怎么说,都可以!”何志远对冯耕生说道。
“好,既然何乡长这么坦诚的和我交流,那我就直说了。何乡长,我这个人不喜欢卷入派系间的争斗,我只看事情对老百姓有没有好处,对老百姓好的,我就支持,有损老百姓利益的,不管是谁,我只会反对。”冯耕生义正言辞的对何志远说道。
“好,说得好,冯书记,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来,为了冯书记你的正义,我敬你一杯。”何志远端起酒杯,不等冯耕生说话就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