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y7sg精彩玄幻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296,野地情人謀殺案:第四章 躁動(1)閲讀-dkoef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林静笃说:“最近,我心情不是太好,杀人这种惨事,最好少听,会增添我内心的愁闷。”
殺伐女盜之世子爺請繞道 月夕兮
尼采的幽灵说:“明天这个时候,我到这里来等你。我希望你听我的杀人故事,不,是我朋友的杀人故事。全世界的人我只想转述给你听。”
林静笃犹豫了一下,问:“为什么只想转述给我听呢?。”
“你像山间的小鹿一样迷人可爱,我想用奇妙的故事搏得你的欢心。”尼采的幽灵道,并直勾勾地望着她。
“你好怪!——怎么会想着用杀人故事搏得我的欢心呢!” 林静笃闪动眸子道。
童話的新娘 雨琳兒
“要用花吗?那太老套了!”尼采的幽灵自信道,“——我朋友的故事会把你引入到另外一个世界。”
林静笃起身朝前走了几步,说道:“如果我明天改变主意的话,这个时间我会到这来找你。”
尼采的幽灵虔诚道:“——我希望在这没有污染的山林里再见到你!”
“我想我们不会再见面了!”林静笃说完,转身离去。
“我有预感,我们明天还会见面。”尼采的幽灵对着她背影道。
林静笃小跑起来,没有答他的话。
惹婚上身
林静笃简直像一朵新开的苹果花,新嫩、迷人。黑黑的飘逸长发像美人鱼的尾巴,令人遐想。还有一双黑色的大眼睛,眸子闪烁有光。长佻身材似童话里描述的仙女,令人勾魂摄魄。想到这,尼采的幽止不住心情激荡,一股温和的火焰在他皮肤下燃烧。他庸懒地靠着榛子树,无止境地想入非非。
林静笃狂奔到家,浑身大汗淋漓,稍稍歇息,进浴室冲凉。
她不喜欢热水,莲蓬头里的冷水打在她嫩滑的肌肤上,冲走了疲惫和脏物,只剩下舒适。
她关了水,把馨香的沐浴露擦到身上,白色泡沫使她的身子若隐若现,似兰花若染,洁白、无暇。
她失神半晌,又打开水龙头。
她伫立在水帘下,一动不动,双眼紧闭,沉醉于缥缈的思绪中……久久地,久久地,她都没有动弹一下。
原来,她脑海里全是尼采的幽灵的影子——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尼采的幽灵是一个漂亮的小伙子,双眼有神,神情真挚,容光焕发,年轻气盛。单是他的长相就有那么大的魅力,让她整个人,整个灵魂,连同她的思想,统统都要被他吞噬了。
此时,爱情的种种微妙,欲念的种种放肆,从她心灵深处升腾起来。她知道,她一眼看上了那个外国小伙子——尼采的幽灵。他形体美好,相貌完美,加上他们在那么美丽的山野偶遇,具有童话色彩。
她承认,尼采的幽灵像一个独一无二的王子,让人膜拜。她骨子里希望自己是他心目中的仙女,是的,应该是的。不然,他不会用杀人故事吸引她明天还去跟他见面。如果明天见了面的话,就会有后天,大后天,还可能会一辈子跟他见面。
史上最强赘婿
她预感到,他们再次见面,肯定会发生点什么。
倏忽间,她心魂根蒂里埋伏着的那种官能的羞耻——一种古老的身体恐惧——像火一样毁烧起来了,并烧掉了她内心的其它烦心事,只剩下尼采的幽灵的美。
外星帅哥来袭
美——是天才的一种形式,实际上就属于天才,因为美不需要任何解释。她希望借助那从天而降的美,治疗她心灵上的创伤。她相信,美还是一剂良药,至少现在,尼采的幽灵的微笑,消融了她心底的愁闷!
忽然,她感觉有些冷了,不得不关上水,用浴巾擦干身子,穿上浴袍,出了浴室。
浴袍是粉色的,把她白皙的皮肤衬托的额外动人。 她一向注重自己的穿着,无论是外出的穿着,还是家具的服饰,都属于有档次,品味非常。
她站到穿衣镜前,作欣赏状,凝视镜中自己的模样,还算满意……脸上皮肤嫩白,毫无瑕疵。眼睛、鼻子和嘴巴称得上性感。她索性脱掉浴袍,转着身子,看自己的胴体。上天很优待她——她也应该感谢上天,给了她一个迷人的身体,还有出众的容貌。
曾有画家出高价,希望她做他的人体模特,她拒绝了。原因是那样做毫无意义,她自己得不到任何好处,尽管画家开价阔绰,可钱是她不想要的。
她想要什么呢?
她当然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她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女人——上天的杰作。因此,她希望这份杰作像琴一样,能够弹奏出美妙的爱情之声。
美妙的爱情——多么可笑的奢望。她那么爱马卓,身心都奉献给他了,他还是悄无声息地走了,而且还是为了别的女人。想到这,她的脸色忽然变得阴沉,穿上浴袍来到客厅。
她歪坐在长形沙发上,思绪着,该怎样度过这一天?她到这来是放松的,寻找宁静的快乐,丝毫不要让过去的伤心事影响到她的心情。
寵物小精靈之優雅不優雅
这时,手机响了。
吴藻发短信向她道歉,那天晚上不应该冒犯她,还说了一大堆在林静笃看来是废话的话。林静笃没有回应他。吴藻是她这辈子不想交际的人,那怕跟他多说一句话。
她皱了皱眉头,刚放下手机,她妈妈打来了电话,需要她的一个保证。林静笃誓言旦旦地跟她保证,休整一个月后就会重新面对生活。她妈妈犹豫一阵,说了一些令林静笃费解的话。她妈妈说她有些累了,有些撑不住了。林静笃以为她妈妈一个人过得太累,需要找一个伴儿。她奉劝他妈妈找一个她觉得不窝囊的男人跟她过。她妈妈认为这是女儿不应该关心的事,于是挂了电话。
林静笃刚放下手机,收神考虑接下来一个月怎么度过时,她的闺密陈忧子又打来了电话,要她陪她去医院,同时,她还想跟她谈谈。
此时,她内心慌乱,骨子你不想跟任何人说话,但听闺蜜的语气,好像遇上什么麻烦了,还是隐忍着,跟她把话题说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