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i397精品都市小说 娛樂第一天王 起點-第581章 馬克的輕視推薦-3s2gb

娛樂第一天王
小說推薦娛樂第一天王
第二天。
法兰西的人到来了半岛酒店。
“没想到一个华夏人居然能写出这种水准的法语歌,真是不可思议。”
“确实不可思议,要不是这人在戛纳上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我还挺佩服他的。”
“其实,我倒是觉得他挺有个性的。”
“个性?”
一个金发男子冷笑,“他这是在践踏法兰西的电影节。”
为首的男子说,“马克,公司之所有让你来,是因为萧央也是个华夏文化界的诗人,无论你对他有什么偏见,待会都不要表现出来,知道了吗?”
金发男子很不以为然,“我对他没有偏见,我只是觉得他这个诗人的头衔有有点假,我不相信他是个诗人。再说,华夏也有诗人?”
为首男子说,“尽管我也不相信,但哪有如何?娱乐圈的人都喜欢给自己戴一个头衔,我们又何必去揭人家的短?”
金发男子笑着说:“我可不会揭他的短。”
为首男子说:“我知道在你心里,只佩服罗齐尔,但是你也不能小觑了华夏文化界的人。这个国家有几千年的历史,文化底蕴很高。”
权谋官场
金发男子轻笑,“我承认他们以前的辉煌,但是现在嘛,华夏文化界真的没有几个像样的作家。你看看他们在国际上获奖的文学家数量就知道,他们根本得不到国际的承认。”
确实,华夏的文学家们鲜有在国际上获奖的。
有几个法兰西人眼中也露出轻蔑之色,在国际上,法兰西的文学一直是数一数二的,他们确实有骄傲的资格。
去年获得罗杰斯文学奖的文学家就是法兰西人。
这个世界的最高文学奖,就是罗杰斯奖。
很遗憾,截至目前,华夏还没有人能获得这一项殊荣,这一直是华夏文人们的遗憾!
末世之只為相守 lyn天若溪
几个人说话时,已经到了酒店大堂。
碧眼金雕系列:十絕殘魔
苏菲已经在大堂。
大网游时代 孤雨随风
为首的男子笑着走过去,“苏菲,好久不见,你的歌惊艳了我们所有人。”
苏菲笑着说,“过奖了,这多亏了萧的歌。”
众人看着苏菲身边的华夏男子,这华夏男子当然就是萧央,萧央用法语自我介绍,“萧央。”
为首男子笑着说,“兰诺。”
苏菲一笑,“兰诺是我们公司的音乐副总监。”
萧央有些意外,苏菲的公司居然把副总监派来的。
兰诺说:“萧先生,我们这次来,不止是要买下《我的名字叫伊莉》的版权,还想跟萧先生长期合作。”
萧央顿时明白了,但他可不想当别人的专职作词人。
兰诺说,“萧先生,我们想聘请你担任我们的首席音乐顾问。”
萧央微微一怔,他没想到自己居然想岔了。
兰诺笑着问,“不知道萧先生愿不愿意?”
萧央刚想说话,那金发男子笑着说,“萧先生,首席音乐顾问需要深厚的法兰西文化积淀。”
兰诺眉头微蹙,想阻止已经来不及,其实他也想看看萧央到底配不配的首席音乐顾问的头衔。
在他们这种级别的大公司里面,首席音乐顾问可不是普通职位。而且确实如金发男子所说,想要胜任首席音乐顾问,必须有深厚的法兰西文化底蕴。
萧央尽管写出了一首火爆的法语歌,但要说非常熟悉法兰西的文化,他们根本不相信。
萧央说,“我对这个首席音乐顾问没有兴趣。”
金发男子越发觉得萧央是不敢担任这个职位,“萧先生为什么不想担任我们公司的首席音乐顾问?你大概不知道,整个法兰西娱乐圈有多少人想坐上这个位置。”
萧央说,“那是你们法兰西的事,对我而言,我真的没有兴趣。”
金发男子轻笑,“恐怕不是没有兴趣,而是怕不能胜任吧?”
苏菲怒道,“马克,你到底想干什么?”
马克说,“苏菲,我没想干什么,我只是说了实话。”
萧央突然笑了,“我真的不感兴趣,你要是喜欢的话,尽管去做。”
马克笑了,“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萧央没有理会他,看着苏菲说,“音乐版权是你的,你自己决定吧,我先走了。”
公主的泪漫过漂流瓶
苏菲大急,急忙抓着萧央的手说,“萧,对不起,我代马克向你道歉。”
马克等人惊呆了,这是苏菲吗?她居然会主动挽留一个华夏人?
萧央一笑,“没事,不过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傻比而已,我没把他当回事。”
马克的脸色顿时黑了,“粗鲁的华夏人,你在骂谁?”
萧央看着他笑笑:“你承认你是傻比?”
左手爱,右手恨 静紫雪依
马克脸色一沉,“华夏猴子……”
萧央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这里是华夏,别张口闭口就什么华夏猴子。”
马克懵了一下,随即大怒着扑向萧央。
苏菲本以为萧央会被马克打倒,毕竟萧央跟高大的马克比起来,实在太娇小了。
兰诺等人也以为萧央会被打倒在地。
但是倒地的人是马克!
重生军嫂改造计划
萧央拍拍手,“回去好好练练,实在浪费了你爹妈给你的这身肉。”
马克羞怒难当,站起来怒喝:“粗鲁的华夏猴……华夏人!”
萧央冷笑,“回去看看翻翻你们的历史,你就会明白什么叫做野蛮。两百年前,你们来抢劫的时候,那才叫野蛮。”
马克脸色一沉。
兰诺说,“萧先生,刚才都是误会。”
萧央讥笑,“你明明能阻止他,你却放任他,你现在跟我说这是误会?”
兰诺脸色一变。
萧央看着苏菲说,“话不投机,我先走了。”
我的青春籃球夢 郁郁林中樹
他今天真的很不爽。
马克突然叫道:“等等。”
萧央没有理会他。
马克讥笑,“听说你是华夏的诗人、作家。恕我直言,华夏的诗人和作家,充其量也就是我们法兰西大学文学系的水准……甚至还有不如。”
萧央蹙眉,他本来不想理会这傻比,但这傻比……真的让人很不爽啊。
他到底哪里来的优越感?
华夏现代文学的发展时间尽管不长,但也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羞辱的。
马克讥笑,“华夏的诗人,你们的诗,能算诗吗?你们的小说,也能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