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6a1優秀玄幻小說 數風流人物-己字卷 第五十七節 薛蝌的野望相伴-squnt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
方有度这边的事儿没有什么波折,冯紫英和方有度提出来之后,方有度也问了薛家的情况,很快就应承了下来。
虽然说方有度父母俱在,但是长兄如父这句话在这种方有度明显鱼跃化龙之后就更明显了,方有度大包大揽答应,几乎就成定局,这也让几乎要被梅家退亲给家击垮的薛家二房终于能扬眉吐气一回了。
方有度被授山东道监察御史,算是三甲进士中一个非常好的安排了。
按照二甲进士三年观政期满比照原定品级(从七品)上浮三级或四级(留京为三级,外放为四级),三甲进士三年观政期满比照原定品级(正八品)上浮二级或三级(外放为三级,京官为二级)的规矩,方有度也就算是一个正七品的监察御史,而且是北地条件最好的山东,所以也让方有度十分满意。
方有度当然也清楚能够留到都察院乃至山东道,离不开自己在编撰《内参》时的种种表现,也离不开冯紫英一力对自己的提携,所以当冯紫英提出要为薛蝌提亲时,他也是没有多少犹豫就同意了。
当然冯紫英也没有瞒他,直言自己很快会娶薛蝌的堂姐也就是薛家长房嫡女为冯家二房嫡妻,这也是方有度能爽快点头的主要原因,否则一介皇商子弟,要娶他这个进士出身现在更是前程似锦的都察院御史嫡亲妹妹,即便是有冯紫英来说和,他也还是要纠结一阵的。
解决了这个问题,冯紫英心里也才踏实许多,起码可以抵消梅家退亲薛家的影响,一边顺天府治中庶子退亲,一边却是和都察院山东道御史嫡亲妹妹结亲,在京师城里这个圈子里是瞒不了人的,甚至大家都还能迅速挖掘出背后的各种细节。
億萬總裁的淘氣小暖妻
无外乎就是梅家现在看不上薛家,而薛家却又挂上了冯家的关系,与明显和冯紫英关系密切的方有度结为姻亲了。
现在方有度的方氏还真的谈不上是方家,起码要在方有度兄弟或者儿子再有读书人,起码是举人出身并取得官身之后,方有度所在的方氏才可以称之为歙县方家,而起码要三代,也才可以说诗书传家。
看见薛蝌和薛宝琴扶着其母崔氏专门出来道谢见礼,冯紫英也吓了一跳,赶紧避开这一礼,“二婶,蝌哥儿,琴妹妹,何须如此?二叔和我们冯家也是有缘,冯薛两家现在也还是相互扶持,小侄这般做也是应有之意,这般一来岂不是要折煞小侄?”
鳥爺的悠閑生活
“铿哥儿,都说大恩不言谢,薛家二房现在这般情形,也是见惯了世态炎凉,也全赖铿哥儿为蝌哥儿结下这样一门亲事,薛家上下都是记得这份恩情,……”
崔氏也是絮絮叨叨,眼圈都红了一圈儿,旁边的薛姨妈、薛蟠和宝钗也是劝慰不已,但脸上却都是笑容。
这事儿总算是替薛家这边圆转过去了,不仅仅是二房这边有了一个交代,更重要的是也抵消了薛宝琴被梅家退亲给整个薛家带来的冲击,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帮宝钗稳固了身份。
见崔氏情绪不稳,薛姨妈便主动和宝琴把崔氏扶进屋里去了。
爱妃不好惹 新欢
把母亲扶了进去之后,宝琴出来和薛蝌一道再要向冯紫英道谢行礼,却被冯紫英制止了。
“行了,蝌哥儿,我也就是一个帮忙说媒,若是蝌哥儿自家没本事,人家方叔看不上眼,我再怎么说,人家也不会答应。”冯紫英摆摆手,“方家虽然不算是诗书传家,但是方叔自幼读书,其还有一个幼弟也还在读书,刚考中了秀才,她这个妹妹也算是知书达理,所以我也才和方叔提起,……”
口袋妖怪之赤金對決
冯紫英虽然这么说,但宝钗、宝琴和薛蝌却都知道,若非有冯紫英这层关系,方家怎么可能和薛家结亲,薛蝌再是有本事,但是人家不知道啊,而且这宝琴刚被退亲,这薛家名声受损,方有度现在还是都察院御史,怎么会愿意和你一个皇商薛家结亲?
“冯大哥,您的恩德小弟铭记在心,断不敢有负冯大哥的期望,只是小弟的确不是读书这块料子,这守孝期间也曾在金陵参加县试,未能考过,……”薛蝌在冯紫英面前却没有遮掩什么,读书的确不成,再隐瞒也没有什么意义,尤其是对冯紫英。
天生煞星
“嗯,那你下一步打算如何呢?”这倒也是个问题,冯紫英不得不问清楚。
这年头大户人家子弟不想混日子等死,要想出头,如果不读书从科考这条路闯出来,那路径就的确窄了一半,剩下的路要么就是捐官,要么就是经商。
上神,本君這廂無禮了 四月
捐官薛家倒是拿得出银子来,但捐官之后也涉及补缺,而且这种捐官不但很难有好位置,而且也有上限,属于官场仕途中鄙视链的末端,基本上六品官就是天花板了。
十字喪鐘
要么就是经商,这倒是薛家的强项,本来就是皇商,各方面人脉关系也都还有,但名声恐怕就没那么多好了。
“冯大哥,小弟考虑过,捐官也许是一条路,但是小弟觉得自己这种性子,要说去做那等官还真有点儿不合适,从年龄和经历上来,小弟怕都难以胜任,可是小弟却又不愿意再去丰润祥这等营生上去折腾。”
薛蝌说得很认真,冯紫英倒是来了兴趣,示意对方入座。
宝钗和宝琴也对此十分惊讶,之前薛蝌可从未提及过这等事情,现在照理说马上要订亲了,心思却该在这上边才是,怎么却突然想到了这上边?
“蝌哥儿,那你打算干什么?”宝钗颇为好奇地问道。
薛蝌今年也要满十七了,他只比宝钗略小一点儿,和宝琴一样,自幼也跟随薛峻四处奔波,所以要让他沉下性子来读书,本身就有难度。
冯紫英也觉得薛蝌读书怕是不行,只是不读书,如果走捐官路也不愿意,还不想继续经营丰润祥这种传统营生,那还能干啥?
“小弟听闻朝廷正在大力鼓励打通山东到辽东、朝鲜、日本的航线,希冀能开辟出一条新路径,小弟想去试一试。”薛蝌迟疑了一下,显然也是考虑到了来自家庭的压力。
这马上要订亲,年纪轻轻,却要学着那些商人去冒险闯荡海外,这大海上变幻莫测,一场风暴就可能船毁人亡,而且开辟新航线,就意味着要和那些从未打过交道的外族外国接触,一样存在许多不确定的风险,正因为如此薛蝌才想要获得来自冯紫英的支持。
还没等冯紫英说话,宝钗和宝琴先就急了,“不行!”
“蝌哥儿,那海外岂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你冯大哥也和我提起过,那海外许多航线都是从未尝试过的,暗礁、风暴、野人、疫病,哪一样都可能要人命,薛家二房就你一个,若是有个闪失,你是要让婶婶白头人送黑发人么?”宝钗断然道。
宝琴也是跟上:“哥哥,什么事儿都依你,但是此事却不行!母亲身子不好,你却要去行此冒险之举,不说其他,单单是母亲这里边过不了,……”
薛蝌笑了起来,“姐姐,妹妹,我不是像你所说的那样去冒险,我是说我想把咱们薛家的营生向这方面转移,原来薛家那些铺子、田庄现在都不太景气,其实论理像办丝厂、茶场这些都还是不错,但是我们肯定竞争不赢那些多年就一直干这一行的,在来京师城之前,我就找人摸了摸南直和江西、浙江这边儿的底,这一年来浙江、南直和江西的茶场、丝厂数量都急剧增长,都是冲着海贸去的,不过南直、浙江和福建这些海贸早就有固定的一帮人了,要想插手,难上加难,所以我才琢磨着能不能从登莱这边着手,……”
冯紫英来了兴趣,他没想到薛蝌居然把主意打到了登莱这边儿,不得不说对方还是有些头脑。
“……,山东和辽东以及北直这边儿海贸一直处于未曾开发的状态,甚至可以说几近于无,原来是海禁,后来是倭患,加上本身北地的海贸传统就远不及江南,以山东为例,其海贸量恐怕不值南直二成,连浙江半成都不到,可朝廷需要山东和辽东的海贸发达起来,以确保辽东安全,同时朝鲜和日本未来也是朝廷海贸对象,所以小弟觉得这应该是一个机会,……”
冯紫英不太相信单单是这个会让薛蝌这般上心,之前薛蝌就应该做了很久的准备,绝非心血来潮。
釣鰲客
“还有呢?”冯紫英点头问道。
薛蝌犹豫了一下,“小弟听闻中书科那边有有意改为商部,而商部有意要予以那等开辟通往对朝廷有重大意义的航线有功者以军功相酬,甚至最初特别重大贡献者可以由朝廷授予爵位,……”
道门奇事 名叫教主
冯紫英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薛蝌这是看中了这一条,难怪之前薛蝌还有些忸怩,这会子一逼之下就表明态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