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w60精华言情小說 無敵神婿討論-第二百八十五章 原來是真神展示-deee8

無敵神婿
小說推薦無敵神婿
一众宾客错愕,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
聂安然也傻在了当场,叶北江为了一个野男人会公然得罪她,难道不考虑后果吗?
虽然四大家族以叶家为尊,可是相差都不太多。
会所的负责人和保镖们站在原地没有动,也觉得这种命令太可怕了。那不是请出去,而是丢出去。一字之差,便是天壤之别。
“放肆!你们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是不是想死?”叶北江呵斥着。
两个贴身保镖上前来,一人抓着一人,提着二人朝大门外走去。
“放开我,两条下贱的狗,也敢碰本小姐,信不信本小姐宰杀了你们吃肉?”聂安然大声呵斥。
两个保镖也未必是她的对手,她又怎么可能会乖乖的承受侮辱呢?
“聂安然,你最好是老老实实的,别逼我动手打你。”叶北江冷冷的说道。
聂安然瞬间温顺的像是一只小猫。
她听出来了叶北江的愤怒。如果她再挣扎,叶北江是真的会动手。而她和她的男朋友,根本不是叶北江的对手。
砰!
几秒钟后,一声轻响从大门外传来,随后便看到两个保镖走了回来。
这是真的将聂家大小姐聂安然扔在了马路上?
宾客们鸦雀无声,大气都不敢出。
四大家族雄踞京都,家族子弟像是狗一样的被丢在大门外,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聂安然这是开了先例啊。
众人能够想到聂安然现在多么恼怒,只是众人想不明白,叶北江如何敢这么做?难道不怕聂家登门讨说法吗?
一定是今天遇到了什么烦心事,脾气格外不好。众人在心中猜测着。
“墨哥,今天是我来晚了。父亲召唤,我不得不去。我一会自罚三杯来赔罪,也希望墨哥不要被刚才的事情影响了心情。”叶北江走到杨墨面前,歉意开口。
“兄弟客气了,我们都是朋友,哪有生自己朋友气的道理?罚酒就不用了,我已经很感谢你。”杨墨笑着回应。
叶北江心中一阵舒服,看来外界传言的不对,杨墨很随和很好说话的,不是那种一言不合就杀人的残暴之徒。
只是短暂的接触,叶北江便下定决心,想要和杨墨结交一番。
如果说之前他是为了利益场面等各种原因,那么现在他便是发自内心的想要结交杨墨这个朋友。
一群人落座,有说有笑的。
宾客们围绕成一圈,一时间尴尬无比,不知道是如何是好。
集体被忽略,这还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叶少,不知道杨墨先生今天什么时候能来?我们都想要见识一下他呢!”一人发声询问。
这也是众人的心声。叶北江是一个人前来的,身边除了贴身保镖,并没有其他人。
众人怀疑,叶北江之所以这么生气,便是因为杨墨不来的原因。
“诸位,杨墨先生已经在这里了,难道你们不知道吗?”叶北江困惑的询问。
他以为这么多人站着不离开,都是因为杨墨呢。
来了?在哪里呢?众人一阵困惑。
我們最後的時光 銀色雨點
有人很快将目光锁定在了杨墨身上,叶北江称呼他为墨哥,不正是杨墨的墨吗?
在场众人中,也只有杨墨一个新面孔。
我擦,贵人就在身边,竟然不知道。若是早一点想明白,便可以站出来,代替杨墨教训聂安然二人。
在一个能够斩杀超脱者的强者面前,聂安然的身份也不足为惧了。四大家族虽然强大,可若是和边关五阁相比,谁强谁弱还不一定呢。
“杨墨先生,在下陆青,久闻您的大名,终于今日有幸见到。”
不朽神途 武道皇途
一个年轻人率先走上前来打招呼。
超能狂少
“你好,陆青少爷,我也很开心认识你。一会我们一起喝几杯。”杨墨笑着回应。
陆青受宠若惊,连连点头答应下来。
什么?此人便是传说中,斩杀了超脱者的,让京都各个大家族为之忌惮的杨墨先生?
其他人这才反应过来,坐在面前的这个陌生人便是真神。
他们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叶北江会愿意得罪聂安然,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叶北江会这么生气。今天杨墨可是主角,当场羞辱主角,那不是作死吗?
刚才还在为聂安然抱不平的众人,此刻却觉得聂安然是自作自受。
一时之间,众人纷纷上前开口打招呼,热闹的跟个菜市场一样。
门外,刚刚准备离开的聂安然二人听到喧闹的声音,更加恼怒。
“小子,叶北江也护不住你。这件事情,我聂安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我就不相信,叶家会为了你这个乡野村夫,得罪我聂家。还有叶北江,你敢羞辱我,我便要你当着所有人的面低头让你跪下道歉。”聂安然恶狠狠的说道。
一路上,她接到的全部好闺蜜的问候电话,这让她更加觉得委屈。
活死人之墓 舞夜星空1
去医院,将熊绝尘的伤口处理一下之后,二人便返回聂家,将这件事情告诉自己的父亲哥哥,请他们做主。
当然,她没有讲述事情的起因。
听到这些的聂家众人当场愤怒。
家族千金被人像是一条狗一样丢在大门外,这是任何一个家族都无法接受的事情,更遑论是四大家族之一的聂家呢?
这不是在欺负聂安然,而是在践踏聂家的脸面。
这件事情在聂家内部火速传开。
家族老一辈也都被惊动,老家主亲自安抚聂安然,并且表示明日会亲自带着聂安然去讨一个说法。
聂安然这才兴高采烈的回房间睡觉。
老家主出面的震慑力,是她的父辈所无法比拟的,叶家一定会更快的低头,将凶手交出来。
獵天狂豹
“叶北江,你今天羞辱我,明天本小姐让你为之后悔一辈子。”聂安然冷哼。
她明日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她改变主意了,不仅仅是羞辱叶北江,教训杨墨。他要让叶家将这两个人交出来,交给她处理。
“那个小白脸,他不是不愿意伺候我们吗?明天就算是他求着我们都不行,找十个混子来,明天让他们好好爽爽。”熊绝尘阴冷的说道。
闻言,聂安然发自内心的笑着。在一个人最在乎的方面羞辱他,才更加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