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vhtp精品都市异能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線上看-第255章:自不量力看書-89o04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若刀没有砍在自己身上。
那是不会觉得疼的。
若刀没有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那也不会觉得害怕的。
李承乾说的话,或许没人会觉得怎样。
难不成,他真能带着他那一千来人打过来?
别让人笑掉大牙了。
故而,奚王宇文元良也没把这当回事儿。
每日依旧该吃吃该喝喝,该享受享受。
混沌之最后一条证据 朝田龙太郎
可当苏定方率领五万大唐精锐甲士抵达奚族边境时。
他那里还能坐得住了?
当日便召集大臣,在王帐之内探讨此事,赵有林赫然在列。
若问他为何在此,为何就在半年之内,成了奚族高官了呢?
这一切,还要从之前救了他那位叫宇文晴英小丫头了。
前文提到过,奚族乃是鲜卑宇文氏建立的。
而这丫头在契丹族的领土,却有着宇文的姓氏,任谁不得往上面联想一下?
赵有林不是傻子,自然也是晓得其中内情的。
而他这人别的本事没有,偷女人心绝对是一把好手。
曾几何时李听雪那样的女人都被他吸引,就更别提旁人了。
相处之下,不多时日,在两人私定终身那晚,宇文晴英便将身世与赵有林说明。
正如赵有林所料想的那般,宇文晴英正是奚族王室成员。
只不过,他是前任奚王也就是现任奚王哥哥的女儿。
在唐灭北漠之后,奚族王庭也发生变革,前奚王宇文东庭为其弟宇文元良所斩杀。
宇文元良自立为王后,便立刻对宇文东庭的妻儿老小展开追杀。
好在忠心部将以死相护,宇文晴英与其哥哥才得以逃生。
将她安顿在那山洞当中后,她哥哥便只身前往契丹部图谋获得契丹的支持,以此复国。
再后来,她就遇见了慌乱中逃入山谷的赵有林了。
小丫头说这些的时候,丝毫都没有注意到,赵有林的眼神已经变了。
沉浸在爱情当中的她,还在天真的畅想着与赵有林的未来。
戀上時空少女
她几乎没有一点防备的,将她哥哥与她说契丹已经答应帮他们复国的事情告诉给了赵有林。
果然,陷入爱情的女人,都是傻子。
无限之我们是妖怪
奈何这女子的一片真心给了李承乾口中的一条狗。
正所谓,我将本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不出两日,赵有林便将宇文晴英带到了宇文元良的面前。
并且当着她的面,说出了契丹与这兄妹俩勾结之事。
宇文晴英自是倒霉了,被丢入大牢后生死不知。
同一时间,宇文元良也马上派遣使者质问契丹。
计划已经暴露。
契丹还能怎样呢?
没几日后,契丹便送来了宇文晴英哥哥的人头。
赵有林有功与奚族被宇文元良亲赐伯克官位,统领骑兵五千驻守桑干。
然后就有了后来,赵有林引兵在李承乾面前招摇的景象。
旁的不说,单凭他这不清不楚的上位史。
就不知他有何颜面,跑到李承乾的面前耀武扬威。
……
此刻,奚族几位大臣矛头也直指赵有林。
声称汉臣误国,并述说北漠突厥的赵德言便是个响当当的例子。
颉利因重用赵德言在其部内大兴汉法,摒弃祖制,致使偌大个突厥分崩离析。
这事儿虽说已经过去数年时光,却也依旧如雷贯耳。
宇文元良的目光中,未免也开始带起审视目光去看待赵有林。
见状,赵有林赶忙下拜:“我对王上之忠心,日月可照,天地可鉴。”
死亡浩劫
“若非他唐人缕缕越境挑衅,我也不会带兵前去震慑。”
“只是那李承乾欺人太甚,不止杀我军卒还狂言让王上亲自去道歉。”
“若王上要因此怪罪于我,那便斩了我吧……”
旁的不说,赵有林这演技绝对堪称影帝了。
一番言辞声泪俱下,着实一副忠臣表现。
那宇文元良见了后,也是心生感慨,觉得自己不该怀疑他。
宇文元良摆了摆手道:“罢了罢了,你也是一心为我奚族着想,这事不怪你。”
“可现如今,中原甲士已然压境,诸位觉得此事应如何处理?”
一位奚族谋士从人群中出列道:“我觉得,王上不应逞一时之威风与唐贸然开战。”
“如今,唐灭北漠吐谷浑,正是士气宏盛之际。”
“若我军在此时与唐交战,势必会给我族人带来惨痛的代价。”
“所以,我建议大王主动向唐求和。”
不等宇文元良说话。
赵有林便开口了:“明明是他们率先欺压我们,反到让我们先去道歉,这是何道理?”
“此等作为,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若真那样做了,契丹也好,高句丽也罢,乃至是室韦、靺鞨等族又会如何看待王上?”
震虚
“以后我奚族还如何在各族中立足?”
北漠突厥被灭后,奚族接纳了许多来自突厥的旧民。
因此,这个曾经名不见经传的小族,一跃成为了个拥兵超过五万,族人近百万的大族。
毅然有一种要成为东北三番之首的趋势。
而赵有林的话,也一下子说进了宇文元良的心坎里。
他很清楚,若此时向大唐低头,日后东北三番必然没一个会听他的调遣。
赵有林也适时开口道:“若王上铁骨铮铮,一心维护奚族尊严,势必会受到他人尊重。”
“就算因此与大唐开战,王上也可以用三番之首的名号,勒令霫与契丹两族为自己提供粮饷军马。”
“皆是三族合一,又有燕山太行作为依仗,谁能奈何我奚族?”
奚族本就生活在山峦之中,与中原相隔整座燕山以及部分太行山。
若是大唐与奚族开战,想要抵达奚族本部,必须得翻过这两座山才行。
可翻山越岭本就是兵家大忌,这不仅有利于敌军设伏,更会使得后勤补给异常困难。
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草都不能直抵前线战场,那怎能让将士安心呢?
所以,赵有林的这番话也算是说对了一部分的。
只不过,书生还是书生。
很多时候也只是纸上谈兵罢了。
若让李承乾来看,定然能一眼看出破绽。
只不过,这奚族朝堂中没有李承乾,而那宇文元良也不是李世民。
他此时已经完全被赵有林给说服了。
几乎都没做犹豫,他便直径开始调兵遣将,派军两万前往燕山的山峦中安营扎寨与唐营对峙。
……
正所谓,敌人非但不投降,还胆敢向我还击。
说的不就是眼前这个场景?
北漠突厥如何?
吐谷浑又如何?
不都是拥兵数十万,民众数百万的大国?
他们都被唐给灭了。
小小的奚族,竟望向要以燕山作为依仗,抵抗大唐兵锋。
这着实是太自不量力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