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scj都市异能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起點-第二百四十五章回家鑒賞-jav1h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我明白,我当然明白你的心。因为没次看到你受伤的时候,我的心情和你是一样的,你会因为我而心疼。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怕我再去冒险,可我一样不想看着你去冒险,但是我自己一个人在后面安稳度日。你有危险,我怎么能放心呢?”
看到南意棠有些委屈的明眸,秦北穆的心猛然的疼了一下,像是被人狠狠地抓了一下心口一样,南意棠说的这些话背后是她这五年来,独自一个人承受的失去他那些痛苦,还有来自于外界的各种误解,对于这种事情的体会,南意棠要比他更加明白。
純情天醫 紅日天天
香闺 狐天八月
虽然他知道南意棠应该没有这样的意思,可此刻这句话听起来更像是对他的责怪。
“我错了,媳妇儿。”秦北穆把南意棠紧紧的搂在怀里,凑过去吻在了她的唇上,“以后我尽量不再让这种事情发生了。”
“尽量?”南意棠蹙眉,很快听出了这个词背后的端倪。
往后的路困难重重,也潜伏着很多危险和未知,秦北穆确实没有办法保证他永不再去冒险。
“你是不是又有什么打算了?”听到这个词的时候,南意棠都觉得害怕。
“没有,没有,你别紧张。我现在还没有什么打算,只是以后保不准,可能还得有冒险的时候。但是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平安到回来的,不管怎么样?哪怕只剩一口气,我都会回到你的身边。”
秦北穆那么温柔的看着怀里的南意棠,“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可我不想看到你受伤到只剩一口气的样子。”
龙翔八剑
“我只是打个比方。”秦北穆哑然失笑。
“你气的我头又疼了。”南意棠揉着自己的额角。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我给你揉一揉,咱们先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先不急着回家,反正家里有人能照顾孩子。”
“可我想先回去看看孩子。”
“孩子,我已经看过了,安然无恙,你放心,倒是你自己的身体,你这样病歪歪的,回去孩子看到也会害怕的。”
“害怕?我的脸色这么难看吗?”南意棠跟秦北穆说着话,渐渐的都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什么不舒服了,但是秦北穆这么一提醒,她又觉得自己没什么力气,从胃到心口都觉得不舒服。
南意棠也怕自己的身体真的有什么问题,随着秦北穆去医院检查了一下才回去。
小馒头回来了,尚清秋他们都吓坏了,抱着孩子左看右看,“宝宝,没事吧,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没有。”小馒头摇了摇头,他自己都是懵懵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谁送你回来的?”
“妈妈。”小馒头说着就一直在看,似乎是在寻找着南意棠的踪影,“妈妈让那些送我回来的。”
秦北穆自己不能出面,所以让那些人把孩子送回来的时候,特地跟孩子强调了是南意棠救的他,这样也以免有什么误会。
“你妈妈把你救出来的,那他现在人呢?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了?”
秦北烟问道。
风骚宅女 绿光
“妈妈好像受伤了,在医院里面,他现在还不能回来,要过一会儿,那些叔叔是这样跟我说的。爷爷,奶奶,妈妈她现在怎么样了呀?是不是妈妈打不过坏人呀?”
王的现代迷糊妻
暗黑之不朽意誌 劍扼虛空
尚清秋和秦远山面面相觑,南意棠自己一个人去把孩子救回来了,还受了伤?
月夜相思别
尚清秋这次自己不小心弄丢了孩子,心里面也是有些愧疚的,现在南意棠把孩子找回来,还受了伤,她也觉得心里有些过不去。
“他们有没有跟你说你妈妈现在在什么医院?受伤严不严重?我们去看看她?”
“我不知道,那些叔叔已经走了。”
“爸妈,你们别担心,我打个电话问问问南意棠现在怎么样了。”秦北烟说着就拨了电话过去。
邪帝寵後:毒醫二小姐 蘇幕遮M
“谁担心了?”尚清秋还颇有些傲娇的否认。
“大哥?”南意棠接电话的声音有些疲惫,很无力听起来。
“你怎么样了?小馒头他现在已经回来了,他说你受伤了?怎么回事儿?你怎么把他救出来的?”
“这事等会儿回去再跟你们说吧,我现在在医院里,应该一会儿就回去了。”
公爵
南意棠还想跟秦北穆多呆一会儿,实际上秦北穆押着她仔仔细细地做了所有的检查,非要确保她安然无恙才肯放心。
“行,那你路上小心。”
南意棠挂了电话,搂着秦北穆的脖子,“亲爱的,我得回去了。”
“我大哥?”
“是啊,你大哥催我回去了。你晚上再来找我吧。”
“好。”秦北穆抱着南意棠狠狠的亲了一口,怎么关心关心自家媳妇儿都搞得像偷情一样?秦北穆现在也有点郁闷了。
消天谴 贺花月
把南意棠送了回去,秦北穆把车停在不远处,看着她进了家门才放心的离开。
“妈妈,妈妈,你回来啦?”小馒头已经很多天没有看到她了,南意棠一进门他就飞扑了过来。
“宝宝,妈妈回来了,你吓坏了吧?那些人有没有欺负你?”
“没有,他们就把我关在一个小黑屋子里面,不跟我说话。”小馒头摇了摇头。
“宝宝,委屈你了,以后不可以再乱跑了。”
“对不起,那天我看到有个人长的很像妈妈,我就想过去看一眼,结果他跟我说可以带我去找妈妈,就把我抱上车了。我不知道他们是坏人,妈妈,你受伤了吗?坏人,有没有打你?”
“没事儿,只是小伤宝宝,以后不能再随随便便相信任何人了,出去的时候一定要跟认识的人才能走。”
“嗯。”这些话在南意棠回来之前,小馒头已经听了很多很多遍了。
“你这边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受伤的?”秦北烟问道,“不要紧吗?你的脸色看着不大好。”
他们俩在回来之前就已经把说辞给想好了,跟他们解释了是因为秦北穆以前的仇人报复性绑架,还没有来得及动手被南意棠给救了回来,南意棠在救人的时候不小心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