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ryz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重生之逆歲月笔趣-第139章 背水一戰定乾坤讀書-l2hvg

重生之逆歲月
小說推薦重生之逆歲月重生之逆岁月
在刚才的一番活跃气氛后,白铄又再一次将大家的思维拉回到问题的分析,还给出了一个假设的既定条件。这时大家的思维又开始活跃了起来。
又是一番讨论后,梁荧突然提出了一个建议:“我们不如搞一个推演,就以明天雷曼的业绩非常糟糕为起点,推演计算各种可能性,然后设置出应对的预案,这样即便出现什么情况我们也能从容应对。”
白铄马上同意了这个提议,还补充到:“重点推演一下,如果雷曼破产,我们应该如何做。”
伟伦分析道:“雷曼兄弟如果破产造成的影响无法与“两房”、Freddie Mac、贝尔斯登公司相提并论。从市场现状来看,雷曼兄弟的净资产和其它资产不足以偿还债务,也就是说,一米元债务并不仅仅是100分那么简单。雷曼兄弟的债务将引发信用违约互换,对全球的金融系统造成冲击,地产危机将会最终演变成为新一轮的金融危机。”
接着大家不仅表达了意见,还对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进行了推演,这些精英们的效率有些令人咂舌,白铄也没想到,他们很快便建立了几套完备的预案。晚上,白铄又是独自一人来到平台,接着灯光,阅读着那一份份的预案,不过白铄还是更加倾向于雷曼会破产,这是基于后世的记忆缘故。不过从目前的形势来分析,似乎米国没有放弃雷曼的理由,而且实际行动上也是如此。白铄愿意相信自己的感觉,但是又不能脱离了实际仅凭感觉做事。明天雷曼的业绩就要公布了,这份业绩一出来,肯定又会引起一番动静的,到底会是如何的动静呢?白铄想的有些头疼。这时安娜也来到了平台,见到白铄头疼脑涨的样子竟然问道:“需要帮你揉揉吗?”
白铄有些不敢相信这话出自安娜之口,不过还是很乐意的接受了。安娜轻轻的将白铄的身体扶正,让头部端正的靠在椅背上,然后双手指尖轻轻的按在太阳穴和侧脑位置,缓慢的推动起来。白铄没想到安娜还有这一手,只觉得整个头皮一阵酥.麻,好似有一阵波纹在整个头颅内反复的荡漾着,所到之处疲劳尽除。渐渐的,白铄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竟然有了一些睡意。
“想不到你还有这手艺。”白铄夸赞到。
“没什么,以前什么都学了一点。这样的按摩不仅可以让人很舒适,也可以不知不觉的让人死掉……”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安娜这一番话,直把白铄吓得睡意全无,陡然的坐了起来。“额,还会不会聊天,这样吓人可不好。”
邻家哥哥是恶狼 季雨凉
“实话实说而已,我又不会杀你,怕什么?”
白铄笑了笑:“我当然知道,不过听着还是寒颤。”
“好吧,那以后我不说这些。最近你总发愁,事情很难吗?”
这在记忆中还是安娜第一次正常的询问白铄事情。于是白铄让安娜坐下来,很认真的和安娜唠叨了起来。安娜毕竟做过大使馆的工作,平时经常跟着白铄,也听到了他们讨论的许多事情。对于这些国际局势,经济形势什么的还是有所了解。
听见白铄对自己唠叨这些,安娜笑了笑:“过于深奥的问题我不太懂,不过我看雷曼兄弟这位雷总的脾气实在是大了一些,三番五次的给ZF出难题。我想没有任何一位老板喜欢这样的员工。”
的确,和整个米国ZF比较起来,雷曼的确还是有些微不足道,说他是一名员工也不为过。
“可是现在老板的公司出现问题了,这名员工很重要。”白铄说道。
安娜:“到底有多重要我不知道,不过对于不听话的,即使你再重要,老板也会适当的予以打压吧。你们华国不是有句话叫做杀一儆百吗?”
白铄仔细品味着安娜的话,突然灵光一闪,之前有些没有想通的地方似乎突然的开窍了,加上刚才被安娜一番按摩后,头脑非常的清晰,一下子就把整个脉络理清了。
“嗯,对对,我知道了!”白铄高兴的从椅子上站起,大声的叫了起来。回头看见安娜那张精致漂亮的脸蛋,白铄突然捧起她的脸,看着她说道:“安娜,你真是太棒了,爱死你了。”虽然只是很短暂的一瞬,但安娜再次低下头时已是满脸通红。
第二天一大早,白铄就立刻召集到众人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大家:“随着危机的放大,米国的援助责任已经数倍增大,但是实际上他们根本无法照顾周全。另一方面,米联储对金融机构的隐形救助已经激发了道德风险。像雷曼即便已经在CDO上亏损巨大,但根据二季报它依然在加大做多CDO的仓位。我想除了雷总个人一直看好房地产市场外,如此有恃无恐的行为背后就是在赌ZF无论如何也会出手援助。而由于市场对于ZF会提供援助的预期非常一致,因此债权人依然敢于把钱继续放给从事高风险产品投资的机构。如此下去,将会成为恶性循环。我们要知道米联储不是破产援助大使,米国ZF也不会当冤大头。”
“照你这么说,难道你是认为米国ZF会放弃救援雷曼兄弟?”刘蜀瞪着眼睛问道。
白铄想了想说道:“如果我是米联储,我想在无法对所有的企业实施救援的时候,或许会选择一家影响力足够震慑市场的鲁莽机构开刀,主动放弃对它潜在的一切承诺,让它彻底崩溃,借以警示所有市场参与者不要再心存幻想,彻底切断风险的源头。按照雷曼的行事风格,我想很有可能会不幸成为了反面的典型。”
梁荧一震:“这是杀鸡儆猴”。
“嗯,可以这么理解。”
“白总,你这一番言论又让我有些震撼了,让我先捋捋。”刘蜀低着头,思考着。会议室众人也都安静了下来。大家都思考着白铄所说的可能,但谁也没有做出更为大胆的论断。眼看着时间已经越来越临近了,还是梁荧站出来说道:“都别想了,就说怎么办吧。”扫视大家一圈后,梁荧最终把目光集中在了白铄的身上。
十样锦 秦十六
白铄想了想,似乎内心还是在做着挣扎,过了好一会,白铄终于抬起头,用无比坚毅的目光看着众人:“实施第一方案吧。先重点加高外围市场比例。”
现场没有一个人说话,在白铄下达指令后,全都立刻各就各位,准备好了行动。所谓的第一方案,便是基于雷曼兄弟最终会走向破产而考虑的方案,具体的实施便是大手笔的做空米元,做空全球股市。之所以先外围,是因为经过推演,如果雷曼破产导致更剧烈的金融危机,那外围股市也肯定会受到剧烈震荡,但是如果雷曼获救,外围市场的反应一般也会滞后和衰减,将有足够的时间让白铄进行调整。
该来的还是来了,雷曼兄弟第三季度的财务报告出来了(PS:会计年度不一样,不多解释了)。报告显示:雷曼兄弟当年第三季度损失39亿米元,远超市场预期,是它成立158年来单季度蒙受的最惨重损失。市场一片哗然,雷曼的股票应声大跌。
梁荧和刘蜀脸上都显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显然这样的结果是最为有利的。汉斯看着一旁的安娜:“嗨,亲爱的安娜,昨天的赌注你赢了,太棒了。”
安娜看了汉斯一眼,微微的笑了一笑,并没有任何言语。
不一会伟伦那边收到了消息:大英巴克莱在密切和米国财政部接触,米国银行似乎也有动作,应该是为收购雷曼的事情。
“大英巴克莱是不是提出了新的条件?”梁荧急切的问道。
伟伦摇摇头:“不清楚,不过我猜测,无非是希望米国ZF给与更多的优惠条件吧。”
过了不久,汉斯那边也收到了消息,米国银行的团队正紧张的制定收购雷曼的方案。
“还是巴克莱和米国银行吗?”梁荧默默的念叨着。
当雷曼的财务报表暴雷后,似乎只在市场上砸出了一片小水花,便恢复了平静。虽然白铄他们知道背地里此刻已经暗潮涌动,但最后的结果似乎还是显得扑朔迷离。
9月11日这天,依旧显得波澜不惊,白铄一大早还和安娜一起晨跑了一会,然后美美的吃上了一顿丰盛的早餐,才有去到工作室见到早已紧张忙碌的刘蜀他们。昨晚钟鹏程那边已经按计划在亚太各大股市吃进了大量的做空交易,凌晨时分,威廉也开始大笔做空欧洲,不过现在市场上依旧是风平浪静,下午时分,电脑天才凯文和数学神童童林也赶到了工作室,在雷曼暴雷之后,梁荧就安排了他俩前来支援。两人还没有来的及休息,就立刻投入了战斗。
9月12日这天,是个周五。天气有些阴沉,街道上萧瑟的凉风不时的将落叶吹地哗哗作响,让人感觉到一阵的凄凉。在米国银行的一间超大的会议室里,一群西装革履的金融才俊们正紧张的测算着雷曼的资产情况,为收购做着最后的冲刺,团队的负责人约翰两天没好好睡过一觉了,自从雷曼三季度业绩暴雷后,他感觉到头上的压力就越来越大,一边是米国ZF的不断施压,一边是公司大佬们的摇摆不定。他已经下定决心干完这次就好好的休息一下,这大半年以来每天他都陷入疲劳与恐惧中,这是他从业二十年以来,从没有过的经历。
“嘿嘿,雷曼那300多亿米元的商业地产和住宅到底什么个情况,核算好了没有?”约翰不耐烦的催促着几个年轻人。他觉得这些年轻人真没有用,一点小事也花了这么长的时间,一点没有自己当年的干练。
这时,会议室的电视里正在播放着财经新闻,突然一则消息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米国财长“老财”正式发表声明,宣称ZF不会援助雷曼兄弟公司。要知道对雷曼的收购计划可是建立在米联储帮忙“兜底”的基础上的,现在米联储的意思摆明了就是他不管了,你们自己玩。这就意味着之前米国银行和巴克莱的收购计划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段时间的辛苦全都白费了。
约翰重重的将手上的资料甩在桌子上:“操,这还怎么玩。”会议室所有的人也都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时,约翰的手机响了,电话里,公司大佬正式通知他计划暂停。约翰挂掉电话,暴怒的大吼:“狗屎,吃屎,全都去吃屎。”
大骂一通后,看着大家都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己,约翰无奈的说到:“散了吧,都去好好休息”。一时间会议室里便变得七零八落,只剩约翰独自一人坐在会议桌前,要知道过去的一段时间里,这间会议室算的上是拯救雷曼,甚至是拯救经济的希望所在。
同一时间,雷曼兄弟这边也乱套了,雷总这时已经感到了事态的严重,终于放下了架子,再一次打电话给财政部长老财。老财知道这位雷总出了名的难缠,只好答应,晚上帮忙揍个局,看能不能拉倒一些赞助。
这时,白铄这边也是像坐过山车一般,刚刚看到新闻说ZF不会支持雷曼,不一会就收到消息米国银行暂停了收购计划,可是中午时分又听到消息晚上财政部老财联合米联储主席老储做了个局,邀请了各大财团的大佬在四季酒店吃大餐。
刘蜀念叨着:“这是ZF不愿意出面,却在幕后指挥各财团擦屁股的意思吗?”
白铄看了看桌上的日期和时间,忽然说到:“看来最后的时刻就要到了啊。”
梁荧笑了笑:“看样子米国ZF还是打算救雷曼的,只是迫于公众压力,不好直接出手,就不再等等?”
“我们不是一直都习惯了逆行吗?越是这样,我们所获得的利益就会越多。”
梁荧的嘴角露出了一股阴狠的笑容:“别人贪婪我恐惧,别人恐惧我贪婪。既然下了决心,那请开始你的表演吧。”
白铄立刻将刘蜀等人召集起来,开始部署行动,具体的方针非常简单:压上全部资金,加大杠杆做空米国股市。不过具体的操作得由伟伦、威廉他们来完成。
等大家都聚拢到了一起,白铄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向威廉指示道:“威廉开始吧,把杠杆加到最大,火力全开。”
刘蜀一惊,忙问道“现在还有这么多未知的因素,要不要再等等。”
威廉也笑道:“白,这么早就决定梭哈了?”
梁荧笑了笑:“今天已经是周五了,看这情形,米国是不会让雷曼的事情拖到下周一的。再等黄花菜都凉了,威廉压上吧,是时候一决胜负了,用咱们华国的话来说,这叫破釜沉舟,背水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