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n3gu好看的小說 我能把你變成NPC笔趣-第619章 再收神級,牛兄牛弟的基腐劇閲讀-h3lcp

我能把你變成NPC
小說推薦我能把你變成NPC
“怎么样?服不服?不服的话,我可以放你出来再打一场。”张瑧笑着对旺乣道,“但丑话我可说在前面,再打一场你要是输了,就不只是要求你做一些事那么简单了。”
旺乣听了赶紧利用超能力量发话,“服,我服了。”
它先前是很硬气,但那是它不清楚与张瑧之间有多大差距。现在既然知道它连张瑧一招都接不下,自然就认怂了。
认怂虽然让牛憋屈,但总比死了强。
见旺乣服软,张瑧便直接道:“听好了,等会儿我放了你后,你先发个血誓,表示今生今世效忠于我张瑧,认我为主,绝不背叛。”
听到这里,旺乣不由露出疑惑的眼神,显然是在说:血誓?这玩儿意管用?
张瑧一看旺乣这小表情,就知道对方和他先前一样,根本不相信誓言。
于是他就解释了下,“普通生命发誓自然是没用的,但你我都是神级强者,所发的誓言会被创世神听到并见证。
千军破之堇年 小猫和蝴蝶
所以,如果神级生命发了血誓后,一旦违背誓言就会遭遇神罚。”
说完,张瑧便挥手,解禁了冰封,从旺乣体内取出一滴泛着金色的鲜血,使之化作一捧血雾悬浮在旺乣面前。
召唤武神
“别墨迹了,按我方才所说的发誓吧?”
旺乣虽然仍不太信血誓这东西,却也不想轻易尝试,于是不甘心地问:“如果我不发呢?”
“不发?”张瑧笑了,“那简单,我就冰封了你,然后带你去超级血煞中,将你变成一尊神级煞尸,之后取出煞核,然后你就没了,再也不会有不甘心这种情绪。”
旺乣虽然听不太懂张瑧这番话,却也知道成为煞尸,再被去了煞核,连尸身都留不下,是件很恐怖的事。
况且,它也仅仅是侥幸地一问而已,并不敢再尝试一番张瑧的手段。
于是,牛眼中挣扎了一下后,旺乣便对着眼前的血雾发誓。
十二魔令
“我,金角牛族旺乣,今日在此立下血誓,今生今世效忠于张瑧,认其为主,永不背叛!”
等旺乣发完誓言,让它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眼前的血雾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一阵扭动,就化为一道金色流光,蹿了它的体内。
旺乣茫然而又紧张害怕,张瑧却是露出了笑容。
“好了,发了血誓,以后你就是我的属下之一。现在随我去见追随你的那些角洲异兽吧,等你身体基本恢复,我就会吩咐事给你做。”
说完,张瑧就当先往龙城那边走去。
旺乣回过神来,只好闷闷不乐地跟上。
张瑧虽然没回头看,却也能知道旺乣情绪绝对不高,于是边走边道:“你也不用这么不开心,我手下的异兽可不止你一个,有金翅大鹏,有四尾灵狐,甚至还有一条神级的深海神龙。”
王者之英雄联盟 魔道弟子
听见这话旺乣惊了。
它不由看着张瑧并不宽阔的后背,心想,这个灵洲神级这么强的吗?竟然还有一个神级手下?!
如此说来,我认他为主似乎也不难接受?
这么一安慰自己,旺乣感觉心情好了许多,身上伤势也恢复得更快了。
断脚、断脖子而已,作为一个神级强者,就跟普通人胳膊脱了臼差不多,随便扭一下就好了,顶多有点不适。
虽然刚才被张瑧一招惨虐,但旺乣却不想在角真等角洲异兽面前表现得太狼狈,当然要尽快恢复了。
所以,等跟着张瑧来到角真等异兽面前时,旺乣已经基本看不出受伤的样子了。
然而有一点旺乣忽略了。
它和张瑧战斗的地方距离角真等异兽所呆的地方不过五六里而已,虽然中间隔着一片森林,但战斗却是发生在半空中。
柯哀之陽光下的黑玫瑰
所以角真等异兽不说将战斗过程看得一清二楚,却也有了解了个大概。
此时再见到旺乣,一个个眼神都十分的复杂。
原本,它们得知旺乣来了时,都兴奋不已,尤其是角真。
异界修魂传
角真告诉张瑧逆命石盘的秘密,就是想将张瑧吸引到那边去,好让旺乣狂扁张瑧一顿,给它们报仇。
哪曾想,张瑧得知了消息后,竟然一连好几天都没动静,只是将它们拘在这里。
这种情况下,旺乣主动找过来,当然让角真惊喜、兴奋了。
英雄无敌之不死浩劫
它满以为接下来就能看到大哥狂扁张瑧的情景,谁曾想张瑧主动城中飞出来后,竟然一招就将旺乣打得喊服求饶。
虽然众角洲异兽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张瑧那一式“翻天印”的恐怖,可一想到曾经的老大向人喊服求饶,众角洲异兽心里就不是滋味儿。
张瑧可不管这些角洲异兽有什么心理活动,将旺乣带过来后,见旺乣伤势基本恢复,便道:“现在你挑选一半手下回去,给我守好那处逆命石盘,顺带多收集些羽洲、鳞洲、昆洲灵级强者的血液。
至于剩下的一半,就留在这里替我办些别的事。听明白了吗?”
“明白。”旺乣略显僵硬地点头答应了。
随即就招呼角真等异兽,喊道:“都听好了,今后这位就是我旺乣的主人,你们要像听从我一样听从他的命令。记住了吗?”
“记住了。”众角洲异兽稀稀拉拉地回应,有气无力。
旺乣见状觉得很没面子,当即怒吼道:“都大声点,早上没吃肉啊?”
角真等异兽一脸的委屈——我们早上真没吃肉啊,不,应该说好多天没吃过啥了。
不过这并不是有气无力的真正原因,所以见旺乣生气,众角洲异兽终于是勉强提气,大声应道:“记住了!”
然后旺乣开始挑兽。
这时它起了点小心思,暗想:这张瑧虽然让我看守那处逆命石盘,却没说看守多久。这样的话,我完全可以趁他来之前,让我们角洲灵级先用啊。
至于说灵洲强者的血液,它就不信,这么大的灵域,只有龙城有灵洲的灵级强者。
所以,挑兽的时候,旺乣有意挑选那些灵级四五品的,特别是将灵级五品巅峰的角真也选中。
然而,当旺乣表示选完兽了时,张瑧却一指角真道:“你这个同族先前是它们的头儿吧?把它留下,好替我管理其他你们角洲的异兽。”
啊?
这···
旺乣、角真都傻眼了。
可偏偏找不到理由拒绝。
毕竟先前角真带领众角洲异兽来袭击龙城是事实。
于是,旺乣只能“含情脉脉”地对角真道:“角真呐,你既然留下来,就跟着主人好好干,别偷懒犯浑,明白吗?”
角真想到就要跟大哥分别,不由泪眼朦胧,闻言点头,“嗯,我明白的。大哥你也保重。”
张瑧表示看不下去了。
再让这俩牛兄牛弟絮叨,都特么成基腐剧了,还是野兽版的。
于是他催促道:“行了,别墨迹了,赶紧走吧。再不赶回去,那处逆命石盘说不定都让别人占了。”
【第二更。】
—————